晨报视野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谁保这水塔记忆 弄堂老居民奔走呼吁"不要拆"[图]
2006年10月26日 02:30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不少人并不希望这座也许是仅存的上海老水塔轰然倒下

    曾经在上海随处可见的水塔正越来越稀少,在霍山路仁亲坊,一座80岁的老水塔正面临着被拆除的境况。曾在水塔边生活的老居民近日忙着到处奔走,希望能为即将消逝的仁亲坊、为自己、为这座城市留下一点有关水塔的记忆。但由于水塔不属历史保护建筑、不属文物,文物部门称不归他们管,规划部门表示不可能保留。作为见证上海城市自来水发展的老水塔,为什么不能留下,居民不禁疑惑。其实,老建筑经过巧妙包装,也可以成为城市新景,比如徐家汇公园原大中华橡胶厂烟囱就被保留下来,让人们感受现代时尚氛围时也能感受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

  
  水塔承载着老居民的童年记忆
  

  吴光初昨天重新回到曾经和伙伴共同玩耍过的水塔边。老人指着四楼平台,兴奋地说:“这就是我们小时候的英雄台,大家隔三岔五就偷偷溜到蓄水池边对着池水‘照镜子’,只要大人站在楼梯口大吼一声,我们就吓得赶紧从铁梯一溜烟逃了。现在的水泥楼梯是后来改建的,原来全部都是铁梯,小姑娘都不敢爬,男孩就比谁爬得快,第一个爬到塔顶的人就是大家的英雄。”吴光初回忆说,在弄口曾有块石头纪念碑,上面有这座水塔的详细介绍,但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在他的印象里,“小皮匠”是与水塔密不可分的一个人,当年小皮匠就坐在弄堂口修鞋,同时还要看管水塔的泵房。一到夏天,弄堂里的居民只要一没水,阿姨们就站在自家的阳台上扯着嗓子喊:“‘小皮匠’,没水了,快放水。”此时,“小皮匠”就会一路小跑冲向水塔的泵房,不一会儿每个门洞里的自来水龙头就有水了,每户人家就用水桶、脸盆等轮流接水回家。那时“小皮匠”就住在水塔的2楼,泵房在三楼,他把泵房看管得很严,24小时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小孩都想趁他不注意进去看个新鲜,但这个愿望始终都没有实现。
  
  “‘小皮匠’人不高,看上去很结实,那时已经40多岁,现在估计要90多岁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健在。如健在真该让他赶紧来看看自己当年亲手打理的水塔,也算看‘老伙伴’最后一眼吧。”说到此处,吴光初老人不禁叹息起来。
  
  顾妙德是吴光初儿时的玩伴,尽管已经搬离仁亲坊多年,但当记者一提起弄堂口的水塔,62岁的他显得很激动:“小时候我们一起上塔顶玩的,那个塔对我来说太熟悉了,还有那个‘小皮匠’,就住在水塔的二楼,整天就盯着那个泵房,管得可严了。”在老人的印象里,水塔就是仁亲坊所有孩子的乐园,欢乐嬉闹永远留在蓄水池边那条狭窄的走道里。
  
  22岁那年,吴光初离开了仁亲坊,后来水塔就一直停用,但临别前他特意再去看了一眼弄堂口的水塔。此后的日子里,只要路过仁亲坊,吴光初总会下车去看看水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水塔是童年最重要的驿站”。
  
  前几天,吴光初路过仁亲坊时,惊讶地发现在废墟中“艰难”竖立着的水塔被敲打得遍体鳞伤,随时有被拆的可能。老人看着心疼,四处想办法,希望能将这个上海较早建造的水塔保留:“我托分布在上海各区的朋友、同学打听,一直都没有再看到一座类似的水塔,我想这也许是上海现存最早的一座水塔了,如果它被拆了,子孙后代真的将忘记上海靠水塔送水的日子。今天这座水塔拆了也许能多10平方米的空地,但抹去了一段上海的历史,等我们的孩子再想亲眼看一看水塔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照片毕竟是平面的,要让后来人自己爬一次水塔,身临其境才会深有感触。”
  
  水塔不是文物拆除似难避免
  

  昨天下午,记者在霍山路493号附近看到了这座4层水塔,水泥的本色墙面已经有些发黑,通往2楼的水泥楼梯已经断了一截,钢筋裸露在外。二楼的房间紧锁,敲了几下没有人应答。三楼的房门大开,两个中年男子席地而睡,屋内空荡荡,没有任何家具。通往四楼水塔的铁制扶梯已经锈迹斑斑,台阶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一只脚刚踩到上面,整个铁梯就左右晃动。记者有惊无险地上了4楼,看见水塔顶部两个长宽高均为1米的储水池已经干涸,上面横着一块宽约20厘米的水泥板,半米高的杂草从水泥板的夹缝中蹿了出来,青色苔藓零星地出现在池壁四周。
  
  仁亲坊所属的平凉路街道庆华居委会主任徐长喜介绍说,仁亲坊是上世纪20年代建造的,弄口的水塔当年为居民输送生活用水,解放后就基本停用了,日后也没有见人对该塔进行维修。曾经有一段时间,居委会还在该塔的二楼办过公。去年9月,仁亲坊开始动迁,弄口的水塔也在动迁范围之列,不过他觉得很奇怪周边房子都拆了,就这个水塔到现在还没有敲掉,具体原因不清楚。
  
  为了能够弄清水塔的历史资料,记者来到了平凉路街道市政科,工作人员说前几年合并的时候,资料都不是很齐全,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弄口有个水塔,建议去平凉物业公司查询。于是,记者请平凉物业资料室的同事帮忙查询,但翻阅了1976年的图纸后,也没有发现弄口的水塔,所以资料室里没有该水塔的详细资料。记者又找到了负责该辖区供水的市北自来水公司,但查询后也没有相应资料。
  
  在负责仁亲坊拆迁的指挥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在此次拆迁中,水塔肯定要拆。”
  
  昨天,记者联系到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地面文物管理处一名女士,她表示,该水塔不属历史保护建筑,不属文物,所以不归他们管,具体情况要问区房地局和规划局。对此,杨浦区规划局办公室的瞿先生认为,如果这个水塔没有被认定为历史文物,在整个拆迁的过程中就将一并拆除。
  
  [说法]

  ■上海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薛理勇

  水塔也是一种城市的记忆

  昨天,上海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薛理勇告诉记者,上海第一座水塔坐落于江西中路、香港路口,主要负责供应外滩地区的楼房用水,这个上海最早的水塔在前几年被拆了。霍山路的这座水塔建造于上世纪20年代初,估计当时至少要供应600户居民用水。

  “由于城市改造速度加快,曾经在上海随处可见的水塔如今也不太容易见到,很多年轻人连水塔都没有听说过。从历史地图上看,不少地方都标注有水塔,但城市改造后,究竟还有多少座水塔存在就很难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水塔的数量已经不多,也许有一天上海将看不到水塔的存在。其实,水塔也是一个城市的记忆,深刻地见证了上海整个城市自来水发展的一段历史。”薛理勇说。

  他认为,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对于类似水塔这样的固体建筑物在保护上确实存在一定难度,特别是经过岁月的洗礼,一些水塔的外表和内部结构都有一定损坏,如何修复和妥善保护,都是有关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

  [例证]

  ■徐家汇公园原大中华橡胶厂烟囱

  老建筑巧妙包装成新亮点

  同样是城区改造,同样是高形建筑物,原大中华橡胶厂的那根烟囱却在徐家汇公园的建设过程中安然无恙,不但没有被拆毁,还增高了11米,如今成了公园内一个设计亮点。

  记者昨天从徐汇区规划局了解到,设计公司在当时规划时,考虑到该烟囱有标志性和历史感,所以决定将其完整保留。设计人员别出心裁地将“长高”部分的内部设计为布满光导纤维、外观镂空的“高帽子”,烟囱一旦通电,光导纤维发出的光亮透出外罩,就像是烟囱顶端冒出的白烟。

  记者从城市规划专家处得知,在城市改造的过程中,对不同级别的建筑文物保护处理的方式会有所不同,一个好的规划设计师,会将原有的古老建筑充分利用好,通过包装将其成为新城区中的一个亮点,在人们感受现代时尚氛围时也能感受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这种建筑未必一定是级别很高的文物,类似水塔这类的建筑,如果处理得当,不会成为旧城改造中的累赘。

选稿:顾卓丹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郭文 徐庆
相关新闻|news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已建至65层 高度达281米[图]  2006年10月26日 05:59
·"福新面粉厂"仓库群修复保留旧面孔 老仓库"年轻了60岁"  2006年10月20日 03:32
·"弄堂旅馆"有望上阵接待世博客 八方来客可住石库门  2006年10月19日 02:53
·千幢住宅围墙种爬山虎铺琉璃瓦 旧时"花园街"将重现  2006年10月18日 01:47
·拆违先听证 普陀区今年已拆除10万平方米违法搭建  2006年10月15日 15:00

  • 申城昨日回暖今日起降温
  • 浦东河道死鱼之谜被揭开
  • 沪拟立法完善妇女权益保障
  • 2000元以下碰擦毋须找交警
  • 华师大明年自主招生
  • 838条同名道路整治工作完成

  • 模特体验上海新郊区生活
  • 25日回暖26日起降温 申城近几日天气依旧湿冷
  • 周正毅再陷"诈骗"泥潭 "上海地产案"日前在香港开审
  • 关闸避咸潮致鱼缺氧死亡 调查揭开浦东死鱼之谜
  • "金九"未现"银十"基本破灭 沪新盘成交量保持低谷
  • 谁保这水塔记忆 弄堂老居民奔走呼吁"不要拆"[图]
  • 沪838条同名路从此泾渭分明 路名拒绝"黄金""钻石"

  • 刘亦菲海边纱裙性感亮相
  • 将高中考试习惯带入大学 大学新生患"做题强迫症"
  • "巫婆"迎宾吓坏幼童 麦当劳万圣节策划引争议
  • 宝洁:SK-II退货统一销毁 沪上商场未关闭退货门
  • "贼老大"手下每月工资800元 偷盗过千元额外有奖
  • "朝九晚五"成群结队进出房间 邻居猜疑小区神秘客
  • 超高货车拉断公交架空线 沿线4条线路电车运行瘫痪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