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今夏黄梅十年最正宗 市民怪感是阔别太久所致[图]

2008年6月26日 03:27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 韩小妮 选稿:施卿

  image

图片说明:上海外滩一边乌云密布,另一边却是阳光灿烂。专家解释,时冷时热等现象是正宗黄梅天的表现。

    今年上海的黄梅天为何总体不太闷热?时冷时热,算不算正常?最近的黄梅天,让一部分上海的老百姓质疑,今年的黄梅天是不是“非典型”性的?

  记者查阅近10年的上海梅雨记录发现———如果以常年平均数据为衡量标准,“雨量244.4毫米,持续时间为20天左右”为梅雨期,那么今年入夏以来至昨天,本市的梅雨量已达246.4毫米,从6月7日至6月25日已持续19天,或许是最近十年来最“正宗”的一次黄梅天。

  从入梅首日的暴雨开场,到迄今感到的“桑拿天”减少,所遇到的种种现象,对于上海人在此前多年遭遇的黄梅天有很大的不同。上海市气象局首席服务官满莉萍表示,这些体感上的怪异,是人们在与“典型黄梅”阔别已久之后所产生的误解,在“典型黄梅”里,这些现象大部分都属正常。

  怪感一:入梅即遇冰雹、大风和暴雨

  6月7日是上海入梅首日,老天却一日数变,从上午的阳光到午后突然出现的冰雹、大风,再到一场倾盆而下的暴雨。很快,气象部门宣布:黄梅天来了。可是,梅雨怎么如此“粗暴”?冰雹又算不算“异常分子”?

  满莉萍表示,所谓黄梅季节,就是指北方的冷空气和南方的暖湿气流在势均力敌的状态下,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形成的持续性降雨带。可是,在这一状态形成之初,就是冷空气与暖湿气流“首战”之时,同一片天空中同时加入了冷、热两种截然相反的因素,两者势必会“打架”,其结果就是在空气中出现大量不稳定能量,并在瞬时迸发出来,以暴雨、狂风甚至冰雹等强对流天气形式出现。

  怪感二:“桑拿天”比往年少很多

  高湿度加低气压,两者共同造成闷热的天气。此前多年,上海人在梅雨季节里饱受“桑拿天”困扰。可是,今夏梅雨时真正像上周末前后那样让人闷热难忍的天气,并没有频繁出现。

  对此,气象专家解释,历史上黄梅天其实并不全都是闷热无比的。“黄梅季节的雨带,之所以能在江南一带徘徊,是因为北方冷空气和南方暖湿气流相互在‘顶撞’,一旦冷空气势力稍强并往南压,本市的感觉就比较凉爽;相反,暖湿气流北抬,本市就会显得闷热。”专家表示,“桑拿天”是黄梅天的特征之一,但并非每个黄梅季节都会大量出现。

  怪感三:冷热频繁交替

  在上周末出现极其闷热天气之后,昨日本市又出现凉爽的天气,最高气温为24.7℃,北风吹过,宛如入夏之初。事实上,除此之外,本市分别在10日、18日等前后出现过最高气温仅22℃左右的天气,而7日、21日又分别出现了31.5℃以及33.1℃的最高气温,黄梅天冷热频繁交替,是否异常?

  专家表示,天气冷热与气温、水汽含量高低有关。由于今年梅雨季节里的降雨是以阵雨形式出现,因此在不同时段,根据雨量多少,天气的冷热度都会不同。举例来说,当一场阵雨持续下了12个小时,它所造成的降温效应势必会比持续两三个小时的阵雨明显,而在降雨集中的时段,气温下跌厉害,感觉就比较冷一点。

  怪感四:墙上不再渗出水珠

  如果在几十年前,一到黄梅天,很多上海人的家中会出现墙壁上渗出水珠的情况,摸上一把,或许会连涂料一起粘于手掌。然而近年来,尤其是今年,黄梅天雨水充沛,墙上的水珠却比较少见。

  “墙壁渗水,地板潮湿,多出现在底层的居民家里,因为地表附近水汽充足,逐渐侵入了住宅。”满莉萍说,但这一现象主要出现在以前的建筑。眼下,城市发展迅速,建筑质量提高,更多市民居住在高层,由于离地较远,空气流通较快,因此水汽难以在墙面停留。此外,城市排水能力上升,地表的积水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这也让地板潮湿的现象减少了很多。

  怪感五:食物霉变逐渐被淡忘

  虽然相比其他季节,梅雨季节里的食物霉变速度仍然十分迅速,但相比从前,如今的食物保质期似乎变得更长。这难道意味着现在的食物本身更能抵抗黄梅天的潮湿环境?

  答案是否定的,由于电冰箱等家电的普及,人们在保鲜食物方面有了更好的办法。对此,气象专家表示,今年的梅雨季节,截至目前梅雨量已超过常年平均,如果在几十年前遇到这样的梅雨季节,人们肯定会深深地体会到“梅雨”即“霉雨”。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梅雨季节的“霉变”现象已逐渐被淡化,也属于正常。

  [相关新闻]

  中央气象台已多年不报梅雨

  央视“气象先生”博客:专业标准未必完全符合梅雨社会通义,现行认定标准给预报带来难度

  ●中央气象台对于梅雨始终保持着历年来的沉默习惯●专业标准和百姓理解中的梅雨存在差距,专业的标准未必完全符合梅雨的社会通义●预报的价值,就在于预报最难预报的天气,预报最需要预报的天气

  “中央气象台对于梅雨始终保持着历年来的沉默习惯”,南方正“梅雨进行时”,央视《天气预报》著名主持人宋英杰一篇《无法预报的梅雨?》的博客文章,最近成了网上转载率颇高的“热文”。“气象先生”的文章一发表,立马引发热烈讨论———每逢夏季,梅雨一直是长江中下游地区人们最关心的谈资之一,为何多年来中央气象台却在淡化梅雨这个概念?众说纷纭的焦点集中在梅雨预报难度到底在哪里,以及公众理解的梅雨与专业梅雨标准到底差别有多大。

  中央气象台很少提及“梅雨”

  宋英杰的博客文章道出了专业标准和百姓理解中的梅雨存在的差距。在南方遭遇梅雨时,中央气象台一般是以“降水集中期”的概念进行播报。不过,宋英杰指出,专业的标准未必完全符合梅雨的社会通义。

  梅雨是经历1000多年积淀的约定俗成的概念,是包括上海在内的一些地区每年必经的生活主题之一。每年夏天伊始,老百姓就会询问,什么时候入梅?因为这个涉及到衣服晾晒的准备时间。

  宋英杰认为按标准判定的预报成败,并不真正改变老百姓对于梅雨的认知以及梅雨造成的实际影响。“预报的价值,就在于预报最难预报的天气,预报最需要预报的天气。”因此,宋英杰希望专业人士能“挑战风险的事前预报”。

  博客文章引起众多网友以及业内人士的讨论。记者看到,其博客有关此文的评论就有272条,一位网友指出,中央气象台和长江中下游、江准地区各省市所定“梅雨”标准不同;使用“梅雨”概念的区域和社会公众对“梅雨”定义理解差异太大;根据长江中下游沿岸五站降雨量确定的“梅雨”,与民众理解的差异也很大;同时,由于梅雨本身的复杂性,其发生的区域、范围、时间、强度差异很大……这些原因可能导致中央气象台发布“梅雨”预报后,一些降雨并不多的地区也花费过多人力财力防汛,消耗了大量社会成本,或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不过,包括上海在内的有着梅雨气候的地方气象部门仍在沿用“梅雨”概念。

  “非典型症状”带来预报难度

  在近10年的上海,“干梅”、“短梅”、“丰梅”等词频频出现。正是这些“非典型症状”的常年出现,让人们渐渐淡忘了黄梅天的真正形象。当“典型黄梅”出现时,人们居然“认”不出来了。“这也是为什么气象专家对梅雨预报深感头疼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除了宋英杰提到的现行梅雨认定标准给预报带来难度,连年的“非典型症状”,也为各地方台的梅雨预报带来难度。武汉中心气象台表示,近几年武汉的梅雨表现得不是很明显,降水偏少。比如2006年的梅雨期就很短,下了一两场暴雨后就结束了,只能算是过程性降水。1991年、1998年的梅雨很明显,天天都下大暴雨,中间没有间歇,还造成了洪涝灾害。

  据介绍,今年武汉的梅雨也不典型。湖北省历年入梅平均时间为6月16日,今年入梅时间推迟了5天。入梅后,武汉仅21日至23日有过暴雨,此后降水就一直不明显。

  对于目前我国的黄梅天预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气象业内人士透露,一方面,由于不同人对黄梅天的认知度不同,导致人们对黄梅天是否属于“典型”的看法也不同;另一方面,由于“黄梅天”这一概念最早源于民间,所谓的“出梅”和“入梅”标准,本身是由此后的气象专家反推出来。因此,要用事后推理出来的标准,去预报随时可能发生“变异”的黄梅天,显然让专家比较为难。

  “梅雨,是北方冷空气与南方暖湿气流交汇形成,这点是共识。可是,谁能知道冷空气究竟什么时候南下,恰好与南方暖湿气流碰头?谁又能推测出北方冷空气将在哪一天突然变弱?”该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存在,使得梅雨预报“扑朔迷离”,纵然资深的气象专家,恐怕也难以琢磨出数千年以来不断发生“变异”的梅雨会在下一刻变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