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贝塔斯曼在沪门店月内关 会员 账户余额将以汇款返还

2008年7月4日 03:47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颖 选稿:施卿

  贝塔斯曼,这个曾经在中国图书业无比响亮的名字,却在昨天成为一页历史。

  继两个多星期前宣告关闭其所属二十一世纪图书连锁书店36家门店之后,昨天下午,这个世界传媒巨头再度宣布终止其中国书友会的运营———即上海贝塔斯曼文化实业有限公司在华的全部业务。此举意味着它在中国图书业的全面撤退。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进入中国已有13个年头、曾经拥有150万会员、堪称中国最大的读书俱乐部———贝塔斯曼书友会导致关门?记者昨天采访了贝塔斯曼的新闻发言人于乐。

  于乐承认贝塔斯曼书友会经营不甚理想,但他强调,关门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战略调整。

  门店本月底前将陆续停业

  据悉,书友会上海的门店将于7月31日前陆续停止运营。

  记者昨日来到福州路400号的贝塔斯曼会员中心,店员也是刚刚获得消息。但这里的一切看起来还与往常一样,没有出现紧急抢购的现象。一位店员说,两个多星期前,晨报报道了二十一世纪图书连锁书店关门时,已使部分会员颇有紧迫感,不少人都抓紧时间用掉卡中余额。

  对于关门后会员利益是否受到影响这一问题,于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贝塔斯曼对可能给会员造成的任何不便,深表歉意。同时贝塔斯曼承诺,将公平公正地履行对所有书友会会员应尽的义务。

  据了解,从7月8日起,书友会将停止接受新的订单,网上订购及目录订购也将停止。但书友会将会继续现行的退货政策;对于在收到货物后15日内所申请的退货,仍将予以受理。同时,对任何未出货的订单和账户内未使用的金额进行退款。2008年12月25日前,书友会会员可以上网或拨打呼叫中心电话查询账户余额。会员账户余额将以邮政汇款形式返还。

  将确保所有会员拿回余额

  有数据披露,至今卡上依然有钱的会员大约在50万人以上。为了确保所有人都能拿回卡上的余额,贝塔斯曼希望这些会员能通过网络或电话及时联络,提供最新住址和联系方式。

  听到贝塔斯曼书友会要关闭的消息,白金会员陈一琳感到十分可惜。陈一琳参加书友会超过10年,她认为贝塔斯曼书友会的销售渠道还是不错的,会员服务也值得称赞。

  另一位白金会员宋玉平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自己从小学就开始参加贝塔斯曼书友会了。只是到了后期,由于自己的读书口味变了,而书友会多提供青春励志类的书,所以买书才逐渐减少。

  在美书友会也面临抛售

  “这是贝塔斯曼集团在重新评估其在中国的各项业务后作出战略调整的一项决定。”昨日在接受采访时,于乐表示,书友会在贝塔斯曼中国的整个业务板块中只是一小部分,该决定不影响贝塔斯曼对中国的长期承诺。

  “贝塔斯曼依然看好中国,并认为中国是未来带动贝塔斯曼全球业务战略增长的三大重要市场之一。”于乐说,作为一个在中国的长期投资者,贝塔斯曼拥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业务和投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是中国业务出现了萎缩,贝塔斯曼书友会的下坡路已经非常明显。据《经济学人》报道,由于会员数量下降,部分书友会连续亏损,贝塔斯曼在美国的书友会也面临被抛售的命运。

  砸下巨资却最终放弃图书这块阵地

  漫漫13年照旧水土不服

  作为全球第四大传媒集团,贝塔斯曼在中国苦心经营13年,却最终以关门告终,很多人在吃惊和怅惘之际也会问,贝塔斯曼为何会落到如此境地?

  原因一

  生搬法国直营店经验

  1995年,世界传媒巨头贝塔斯曼进入中国,建立了上海贝塔斯曼文化实业有限公司。1997年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合资书友会,首次将风行全球的贝塔斯曼书友会的经营理念带入中国。会员制、精美的印刷邮册、买书折扣、邮购……这些都让中国读者感到很新鲜。

  2000年,当贝塔斯曼宣布书友会会员数已达到150万人时,中国出版界一片哗然,并大喊“狼来了”。

  有数据披露,1995年至2002年,贝塔斯曼中国区前CEO艾科先生任职期间,贝塔斯曼在中国的发展较为顺利,年营业额曾达到1.5亿元。那时,贝塔斯曼眼看盈利在望。

  但后来情况急转直下,新任CEO开始热衷于大规模开门店,而生搬法国直营店经验的缺陷很快显现出来。法国的书价是中国的4倍,地租金成本仅比上海高一倍。法国读者习惯了在门店读书、购书,中国读者却抵挡不了大折扣的网络书店的诱惑。

  直营店没成功,却又丢掉了网站和俱乐部的销售,这使得2004—

  2005年度贝塔斯曼销售额急速下降。

  原因二

  网络“凶猛”,成本难维系

  “贝塔斯曼进入中国十几年来水土不服,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它在中国的表现远不如在国外成熟。”曾经在贝塔斯曼工作多年,于2004年离职的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公司董事长黄育海这样告诉记者。

  黄育海还披露,长期以来,贝塔斯曼一直处于高成本运营的状态,直接导致了巨额亏损。

  据了解,为招募会员,贝塔斯曼长期在大众期刊上刊登广告,每年广告费约在四五百万元。而免费赠阅的邮册一项,贝塔斯曼每月花费就是300万元。为此,贝塔斯曼每招募一名会员,差不多要付出成本费约25元。

  一边是巨额支出,一边又无法给予会员更多的优惠书价,使得贝塔斯曼在面对卓越、当当等竞争对手时束手无策。读者在贝塔斯曼购书,能享受的折扣为9折左右,但在卓越和当当却能享受七八折的优惠,有时甚至低至5折。

  “我现在都在卓越和当当买书,根本就不买贝塔斯曼了,因为贵而且慢。”在某网站工作的任小姐说,现在有人甚至将贝塔斯曼的邮册,当成网上购书的指南。

  于是,贝塔斯曼在砸下了数亿元人民币却始终没能盈利后,终于不得不掉转枪头,彻底放弃图书这块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