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班车停运提价引发出行难 众小区萌发再"闪灯"冲 动

2008年7月17日 04:18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盛丰 实习生 赵淑露 汪翔 王薇 选稿:施卿

  高油价时代,小区班车屡屡停运提价,由此导致上海康城发起并引发广泛关注的民间拼车行为———“双跳灯”行动,在沪上众多小区萌发强烈冲动。越来越多的有车业主开始发挥私车运行的潜力,为小区邻居提供出行便利。

  虽然康城“双跳灯”半年前无奈熄灭,然而记者近日连续奔赴松江、闵行、浦东、宝山、嘉定等区采访时却发现,很多小区都在启动“双跳灯”2.0版,包括金丰蓝庭小区业主等新一代“双跳灯”的实践者,设法避免先行者们所遇到的挫折,在实际运作中利用各种方式规避可能的风险,譬如签订免责协议,建议由物业等机构负责调度小区车辆资源,设立专门的公共基金贴补有车业主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晨报持续报道的这一民间自发行动,日益成为上海诸多社区解决现实出行难题的良方。法律界人士和业内专家对于“双跳灯”的再次“闪亮”给予高度肯定,认为这是社区民主自治的进一步提升,希望民间拼车行为得到肯定。

  业主网上倡议康城“双跳灯”重闪

  家住松江北九亭地区的居民最近时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上下班的高峰时段,不时有闪着“双跳灯”的小车往来于通往地铁站的沪亭北路沿线,这些车大多是从金丰蓝庭小区驶出。而在该小区的论坛上出现了这样一个热帖:“让康城的双跳灯在我们社区重新闪亮起来吧!”

  近日,金丰蓝庭业主张先生发出倡议,建议有车业主在座位充裕的前提下,外出时能够力所能及地亮起“双跳灯”。“从今天起点亮我的小车,在离开小区的时候,到十字路口这一段减速慢行,有需要的业主可以招手上车。”

  这则倡议很快得到其他业主的热烈响应,但也有业主认为,有着上海康城“双跳灯”熄灭的前车之鉴,民间实施拼车阻力很大。不过,在几名热心业主的发起和倡议下,有越来越多的私车开始打着“双跳灯”驶出小区,甚至有的还沿着沪亭北路一路闪到九亭地铁站。

  小区三期业主康小姐就是在这之后加入小区“双跳灯”行列的。每天上午8点,康小姐都会将自己的“雪佛兰”准时停在楼下,住在隔壁的朱小姐也会默契地出现,然后一同出发上班。通过多次搭乘,两个人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和康小姐同住的弟弟也是“双跳灯”行动的受益者,原本他每天上班要乘轨交9号线转3号线,出行十分不便。现在他找到了顺路的小区一期邻居,于是每天就一起搭车上路。

  众多小区萌发“亮灯”冲动解出行难题

  紧邻金丰蓝庭的知雅汇小区业主山勇(晨报社区观察员0081号)表示,小区内也有众多业主相互拼车出行。在之前的北九亭小区的业主联席会议上,业主们也多次讨论了“双跳灯”话题,并有业主提议利用整个大社区的私车资源,改善区域交通环境。

  “双跳灯”不仅闪现在北九亭。记者了解到,由于油价飞涨,松江、闵行、宝山、闸北、浦东、嘉定等区的至少十多个小区,都有热心业主提议发起“双跳灯”或类似的民间拼车行动,甚至在受到挫折的上海康城,一些业主自发的拼车行为也仍然在“低调”进行,“只是没有特别组织,由于之前徐国志事件的发生,大家都有些后怕。”康城“双跳灯”的发起者杜铭(晨报社区观察员0002号)向记者透露。

  “从我们小区去江湾镇地铁站,公交车要绕很大的圈子,其实我们开车只要5分钟就够了。”昨天清晨,记者在宝山区新梅淞南苑小区遇到了该小区的“双跳灯”行动倡议者孙先生,他表示,已有多名业主主动报名愿意加入“双跳灯”的行列。

  而在浦东春江花悦园、闸北临汾名城、嘉定金地格林世界等小区,近期也都有业主提出用“双跳灯”的形式组成业主联盟,解决小区的出行难题。甚至有小区业主提议,可以用悬挂黄丝带的形式取代“双跳灯”,“可以更醒目和美观”。

  不过业主们在热议“双跳灯”的同时,也都意识到了民间拼车行动背后的风险。“想法很好,但是实施起来有一定难度。”

  与业主签免责协议巧妙规避风险

  “我们正打算组织所有的搭车业主签订免责协议,以规避实施过程中可能的安全风险。”金丰蓝庭“双跳灯”行动的另一名发起者徐强向记者介绍,这类免责协议在车友会和户外俱乐部的实际运行中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还可以将一些文明乘车的内容包括在内。

  对此,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事委员会委员宋安成认为,如果业主搭载邻居的行为不存在商业目的和营运嫌疑,该类免责协议应该具备一定的法律效力。

  同时,徐强还建议业主,尽量能够通过“双跳灯”形式,根据出行时间和出行方向,形成较为固定的乘车组合,“这样既能更高地发挥运能,同时也可以减少黑车嫌疑和‘倒钩’麻烦。”业主张先生则指出:“上车应主动报出真实姓名、楼号、室号,车再开动,否则拒载,主要是为了防止突击检查。”

  新梅淞南苑的“双跳灯”发起者孙先生也同意这个观点:“还是应该优先考虑搭送小区内的‘老面孔’,防止非小区人员混杂其中。”

  同时,大多数小区的“双跳灯”发起者都指出,所有参与者不应接受任何费用,“否则就难免有非法运营的嫌疑”。但是也有一些业主考虑到现在油价飞涨的实际情况,认为可以采用礼品的方式代替金钱,对车主有所补偿。更有业主提议,可以设立专门的公共基金,由小区的业委会或者居委会代管,对参加“双跳灯”的车主统一给予补贴。

  嘉定金地格林世界小区的一位业主则建议,由物业统一制作车辆出入证,然后用不同颜色区别,方便搭车者识别。

  “我们也在考虑,是否可以采用更现代化的方式,譬如请小区物业或者居委会来统筹调度小区业主的私车资源。”徐强向记者介绍:“譬如每天晚上物业可以统计次日早晨的业主出行方向和时间,之后再根据实际需求,统一调配车辆资源。”

  人大代表赞同搭车者以礼品形式答谢

  记者近日连续致电松江、宝山、嘉定、闵行各区的交通执法大队以及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执法部门表示,已经注意到“双跳灯”等民间拼车行为的重新出现。

  市人大代表朱如安今年年初向市人大提出了修改《上海市道路运输管理条例》的议案,建议通过立法将“双跳灯”行为合法化。目前这一审议报告已获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朱如安已于日前接到了有关部门的回执。

  朱如安对于重新出现的“双跳灯”行动表示了肯定,他认为,这对解决交通拥堵和改善环境都是十分有利的。“载邻居搭便车,应和非法营运有所区别。而车主接受一定补偿实际上是收受一种感谢,不过补偿方式可以多样化,比如礼品等。”

  在油价上涨,群众环保意识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像“双跳灯”一类的现象近期可能还会逐步增加,朱如安希望有关部门在严厉打击“黑车”的同时,也应该给“双跳灯”行动一个很好的发展环境。

  [社区快评]

  “双跳灯2.0版”背后闪现民间智慧

  去年12月20日,晨报发表《上海康城无奈熄灭“双跳灯”》一文,报道曾经轰轰烈烈的康城“双跳灯”瞬间“熄灭”。

  谁都不能低估民间智慧的坚韧性和凝聚力,短短半年之后,在高油价形势和出行难题的双重逼迫下,“双跳灯”再次在上海的众多社区浮出水面,而人大代表的力挺,也使得“双跳灯”的民间行为引起更广泛的重视。

  虽然,距离“双跳灯”支持者们期待的法律修订和政策支持仍然有一段距离;虽然,很多业主对于“双跳灯”还在持观望的态度;虽然,有些小区的“双跳灯”倡议因为种种原因无疾而终;可是,来自民间的力量已经在直面解决“双跳灯”曾经遭遇的种种困境。“双跳灯2.0版”的背后,闪现的是民间智慧,但更大的背景则蕴涵着全社会民主自治意识的进步。

  记得留学时,一个德国朋友教会了我一个搭车的手势:伸出拳头,大拇指跷起,他曾用这个方式,从柏林一路搭车到都柏林……相信有一天,社区中闪亮的“双跳灯”,一定可以走得更远!

  [相关链接]

  晨报部分“双跳灯”报道

  ●2006年9月7日《有车业主组队免费搭载邻居缓解乘车难问题》●2006年9月13日《黑车乔装“双跳灯”拉客》●2007年4月20日《“双跳灯”是黑车?4

  票反对2票支持》

  ●2007年12月20日《上海康城无奈熄灭“双跳灯”》●2008年5月6日《将与非法营运严格区别市人大通过“双跳灯”议案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