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专访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要吊足中国人的胃口

2009年5月8日 08:25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周凯 实习生 周维纬 选稿:实习生 王丽琳

  

image

图片说明:游戏缆车效果图

image

图片说明:乌利·希克有“中国现代艺术的瑞士教父”之称

    乌利·希克,曾经的瑞士驻华大使,如今有了一份让他兴致盎然的新工作——上海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而这是他30年来在中国的第4个身份。昨天是上海世博会瑞士馆推广周的第一天,除了在两国来宾面前介绍“看着长大”的瑞士馆之外,乌利·希克还坐在专程从瑞士运来的缆车上,不厌其烦地摆出各种姿势,满足摄影记者的多方要求。

  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吊足中国人的胃口,向更多人推广瑞士馆的精彩,从而使它在明年240多个展馆中脱颖而出。“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座连结中瑞两国的桥梁,不仅让瑞士民众了解、参与上海世博会,更要把瑞士的风采展示给上海、展示给中国、展示给全世界。”乌利·希克说。

  ●“一年后,我对瑞士馆最大的希望就是:人们在进瑞士馆之前,就被它所吸引,大家都在瑞士馆前拍照留念。”

  ●“到时候,上海世博会里有240多个场馆供游客选择,竞争是很激烈的。我希望瑞士馆能脱颖而出,夺人眼球。到时候,我会带家人来游览世博会,也会在瑞士馆前拍全家福。”

  ●“我觉得中国馆一眼看上去就很有中国的感觉。但我个人还是希望中国馆能体现更多的创意,更多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创意。”

  ●“中国文化是一个宽广的概念,中国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之一,悠久的历史文化自然不用说了。我要说的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它们能带给人以思考和创造,它们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上海世博会能展示中国当代艺术的魅力。”

  ——“中国现代艺术的瑞士教父”乌利·希克

  “方案‘海选’我就参与”

  “当时瑞士政府邀请我加入评审委员会,对105份瑞士馆方案进行‘海选’。”乌利·希克与上海世博会的缘分是这样开始的。

  他告诉记者,评审委员会的第一轮“海选”就淘汰了大半,只留下21份作品。随后再度筛选,经过反复的修改、探讨、评审,最终敲定了方案。在此期间,他参与了很多调查,专门研究了比如游客的游玩期待心理、游客如何选择参观的场馆、在每个场馆能停留多长时间等问题,藉此进行调整。“我是看着瑞士馆‘长大’的。”他笑言。“之后,政府又邀请我担任上海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他们说我是一个中国通,担任这个职务对两国都很有益处。”乌利·希克笑着说,“我很高兴能得到这个评价,我1979年就来到中国,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对上海世博会也很感兴趣。所以我接受了这个邀请,这不仅是工作,更是一种享受。”

  乌利·希克说,以前不管是做公司高管还是驻华大使,都像个陀螺般忙个不停,基本是“7×24小时”的工作制。“但现在,我身后有世博会中瑞工作团队,他们承担了具体的事务性工作,而我将花费大量的业余时间。”他特意强调了“大量”这个词,脸上显现着无奈的神色,见大家都乐了,又露出“计谋”得逞后的开怀笑容。

  “筹钱难,花钱更需谨慎”

  担任瑞士馆总代表,最伤脑筋的事情是什么呢?乌利·希克低着头想了一会。“恐怕得算筹款工作了。政府的拨款花的是纳税人的钱,需要公众同意。所以我们做了大量的宣传介绍和互动工作,让瑞士的民众、企业了解上海世博会,让他们感到这是一个增进中瑞友谊,向世界展示瑞士的好机会,最终使得民众同意拨款、企业积极赞助。”乌利·希克一脸轻松,“这是最艰难的时刻,不过已经过去了。”“幸运的是,我们在金融危机来临前,2/3的政府拨款、1/3的企业赞助就已经谈妥,他们一定会信守承诺。况且,我们募集的资金一共是2300万瑞士法郎,折合人民币1.4亿元,和其它国家相比,这算是很小的一笔资金,没有必要因为金融危机而再度压缩。”“现在我的主要精力用在‘花钱’上,要让每一分钱都物有所值。”乌利·希克说,会把一些工程尽可能地交给中国公司,上海世博会的瑞士馆是由中国公司建造的。此外,一些场馆设备、特色食品等必须从瑞士进口,而瑞士馆的外墙、帷幕和太阳能电池等是由中瑞共同合作的。“我们的目的是,由中国生产建造,努力达到瑞士的品质、功能和特色。”

  到瑞士馆坐缆车有飞的感觉

  “我们对瑞士馆的设计花费了很多心思,这是一个瑞士风格和中国口味的融合问题。”“为了接待大量的中国游客,我们的设计有一些调整和变化。比如欧洲人喜欢建筑、装潢的极简风格,未必对中国人的胃口,在中国办展需要最大限度地调动人们的各种感观。”乌利·希克对瑞士馆的设计思路侃侃而谈,“我们就是按照这个中瑞融合的思路修改方案,选择方案的。比如互动帷幕、3D观景仪、能与游客对话的真人屏幕影像,还有展示阿尔卑斯雪山风情的全景电影。因为,瑞士最大的国宝就是境内的山川美景。”

  当然,瑞士馆最大的特色还是将缆车作为游戏元素纳入设计之中。缆车行驶路线为螺旋形状,由不同车厢构成,每节车厢可容纳6人。缆车的速度很快,能达到1米/秒,乘客坐缆车时有飞起来的感觉。缆车顶上还有雨篷,风吹雨打都不怕。最别致的是缆车的座位很低,乘客的双足能触及屋顶大量种植的蒲公英。“希望到时候天公作美,让游客们感受到在欧洲大草原飞一般穿行的感觉。”说到这里,乌利·希克惬意地闭上了眼睛,仿佛一切就在眼前,“在城市和大自然间自由穿行,这是我们瑞士馆的主要理念。中瑞两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人口稠密,瑞士的好环境不是上天赏赐的,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得来的,在城市和自然间便捷往来,希望瑞士馆的设计灵感能给中国的城市发展有所帮助。”

    ■记者手记

  30年来,他与中国当代艺术一路成长

  说起乌利·希克,从他创办的第一家中国与西方的合资公司,到前瑞士驻中国大使,到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大收藏家,再到如今的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他有过的四个身份,似乎都与中国紧密相关。

  “那些都是我,”他笑着解释道,“因为这四种不同的身份,使我能够全面审视和全景体现中国文化。”

  他告诉记者,1979年他就来到了中国,而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当代艺术才刚刚起步。刚到中国的乌利·希克就开始注意到中国当代艺术,他认为中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当代艺术也是在那一时期,他对那些表现自我的中国当代艺术更感兴趣。在中国生活期间,乌利·希克开始系统性地收集中国当代艺术,开始了他的收藏之路。自1985年始,他持续收集大批油画、装置、影像和雕塑,其中包括众多目前当红的艺术家。到目前为止,他收集到了1500余件藏品,涉及了200多名艺术家,作品包括油画、影像、装置等数千件,而这些藏品全面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线索。

  “我很荣幸地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一路成长,”谈到中国当代艺术,乌利·希克如数家珍,“我想做中国文化变革中的一个档案和记录,完整地为中国下一代保留这一特殊时期的中国文化。”他认为自己肩负的责任是,使藏品成为中国文化上世纪80到90年代一面客观的镜子。

  乌利·希克表示,最令他动心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是能够令他思考的作品,能够刺激他的大脑并且能够超出他的预料、给他惊喜的作品。美丽的作品固然好,可是如果作品能够令他产生深刻的思考,那么它的美丽程度就变得不重要了。“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品的发展,我对收藏它们的兴趣越来越浓,对中国的了解和喜爱也越来越深。”

  “在世博会结束后,你会在中国开一家展览馆,专门展示你的中国藏品吗?”记者很好奇。

  “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中国不缺展览馆,缺的是优秀的展品。总有一天,我会把我的‘中国孩子们’都带回中国来展览。”他说。

相关专题: 上海2010年世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