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不堪打骂,一鞋扔死丈夫 丧子婆婆替儿媳当庭掉泪求 情

2009年7月8日 05:29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李东华 孙蓉 选稿:朱燕亮

  在与醉酒丈夫的一次冲突中,赵桦拾起一只皮鞋随手扔了过去,正好击中丈夫的头部,导致丈夫抢救无效死亡。

  赵桦一审被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判了10年。已经做好用10年时间来弥补自己的过失之时,有人替她请律师上诉了,不是别人,正是死去丈夫的亲生母亲,自己的婆婆。日前,上海一中院二审以过失伤害定罪,改判赵桦刑期3年6个月。

  打晕丈夫后她躲到亲戚家

  2008年9月17日,赵桦的丈夫陆强又喝醉了。和此前每次酒醉一样,陆强开始追着打她。赵桦逃出了家门,但很快就被陆强找到,强行将她带回了家中。翌日晚7时,再次喝醉的陆强又与赵桦发生争执,两人扭打起来。悲愤中的赵桦看到放在旁边的一双皮鞋,顺手拿起一只,朝陆强的头上丢去。皮鞋不偏不倚地打中了陆强的头部。刚才还很凶悍的陆强突然坐倒在地上,赵桦趁机冲出了家门。在走出家门几分钟后,不放心的她又一次返回,看到陆强已经躺在了地上。她轻轻地将皮鞋垫在了陆强的头下,然后转身走出了家门,投奔亲戚去了。第二天,邻居发现了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的陆强,立刻通知了他在外上班的母亲朱女士。

  陆强被送往医院抢救时,曾一度清醒,说是被妻子用皮鞋扔中了头部受的伤。3天后,陆强去世。经法医鉴定,由于平日嗜酒,陆强脑血管严重硬化,其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而致闭合性颅脑损伤,引起中枢神经功能障碍导致死亡。警方找到了依然躲在亲戚家的赵桦,她这才得知陆强的死讯。

  曾多次遭丈夫酒后打骂

  今年40多岁的赵桦与陆强之前都曾有过一段婚姻。从江苏来沪的赵桦与前夫原在浦东川沙租地种菜出售,日子虽然清贫,但也其乐融融。但两年前,前夫意外溺水身亡,儿子随后到市中心打工。陆强因与前妻感情不合而离婚,女儿随母亲一起生活。

  2007年年底,赵桦与陆强在同一家酒店上班,陆强是厨师,赵桦是服务员。工作和生活中,赵桦都经常得到陆强的关心和帮助,两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于2008年初结婚。

  新家刚组成时,夫妻关系很融洽,与他们同住一起的陆强的母亲朱女士也对这个新儿媳很满意。但一切都随着陆强的失业急转直下。没了工作的陆强开始嗜酒,而且每喝必醉,一喝醉就回家找借口与赵桦吵架,甚至开始动手打人。为了维持家庭,赵桦一直忍让,每次被打后,都偷偷跑到儿子住处躲避几天,然后再回家。

  丧子之母为贤惠儿媳求情

  昨天,记者来到赵桦与陆强在浦东合庆镇建光村的家。婆婆朱女士指着小院前面一排新房屋及不远处的一幢两层楼房说,这些新房都是儿媳赵桦出钱帮着盖起来的。

  在婆婆眼中,赵桦是个好儿媳,勤快、顾家,还很会照顾人。在儿子失业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儿媳还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补贴家用。“她从来没有过坏心,是我儿子不好,这只是个意外,我不想儿媳这样的好人要坐这么多年牢。”

  多名邻居也向记者表示,赵桦平时很友善,是一个乐于助人、心地善良的人。在开庭时,很多邻居都去旁听了,她婆婆还当庭掉泪向法官求情。

  王玲是赵桦在看守所里认识的朋友。因一时冲动,王玲砸了客户的东西,被拘留。被关进看守所后,她得到了赵桦如姐妹般的关心和照顾。“我们以前根本不认识。当时天很冷,我没带多余的衣服,她就把自己的衣服让给我穿,自己冻着。而且有吃的东西,她总会分给看守所里的其他人吃。”王玲说,虽然只接触了几天,但赵桦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性格还是感动了她。

  从看守所出来后,王玲一直关注着赵桦的案子,在得知其被判10年后,她几经努力终于联系到赵桦的婆婆朱女士,而此时朱女士也在为儿媳被判重刑而着急。王玲马上表示愿意出钱,重新聘请律师,和朱女士一起为赵桦上诉。

  日前,一中院再次审理了赵桦的案件,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滨、徐强出庭为其辩护,法院最后定罪为过失伤害,并鉴于此案由家庭矛盾而起,除经济补偿死者家属外,酌情处罚,最终改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文中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