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相差20岁的"纯洁恋情"破碎 48岁富女向小男友讨车房

2010年11月29日 06:12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罗剑华 选稿:孙晓菲

  当面看,28岁的邹弟(化名)高挑身材,白面清秀,高腰夹克配紧身裤,很帅。

  再看照片,48岁的仲姐(化名)面带沧桑,依靠在邹弟的身边,显老。

  如果不是当事人的亲口承认,旁人绝不会相信,年龄相差20岁的他们,竟然是一对“恋人”。

  女大男小“忘年交”保持了整六年

  时间倒退六年,已经定居美国的仲姐,在回国打理身边事物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酒吧工作的邹弟。当时,邹弟虽然才22岁,但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他和几乎年长自己一倍的仲姐,还是有了亲密的关系。此时,仲姐刚在美国和前夫离婚,在情感上的空虚和邹弟的热情,让她不能自拔。

  很快,仲姐和邹弟之间的关系就有了升华。家境富裕的仲姐开始定期给邹弟钱,出手阔绰的她,因为担心小男友在工作场所另觅知己,干脆让他专心呆在家中,以便自己偶尔回国期间,能24小时随传随到。为了稳固两人间的关系,仲姐还不惜出资50余万元,给邹弟购买了一辆宝马轿车。名义上,这辆轿车是仲姐来沪期间的私人用车,事实上,平时这辆宝马基本都在邹弟的掌控之下。

  2007年11月,仲姐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她和邹弟商定买下了清峪路上的一处房产。产权人写明是邹弟,出钱56万元首付的,是她自己。此后,仲姐按月从国外给邹弟的贷款账户汇钱,由邹弟负责还款。购房次日,仲姐和邹弟立下了字据,约定房产的产权人虽是邹弟,但名字只是暂用,邹弟如提出和仲姐分手,那么将放弃产权。在这份协议上,仲姐特意加了一句“邹弟不管仲姐的过去,都不离不弃,永远照顾她一辈子”。

  然而,书面协议终究未能拴住邹弟的心。今年9月起,仲姐发现邹弟对自己的态度开始冷漠起来,甚至用醉酒驾车被处罚的谎言,拒绝让她使用那辆宝马。经过几次交谈,仲姐希望能和邹弟结婚,而邹弟则挑明了,身边已有其他的女性愿意以500万元的价码,来“购买”类似于他和仲姐间的特殊关系。

  仲姐彻底绝望,她向法院递状,分别要求邹弟返还宝马车和清峪路的房产。

  仲姐:给男友钱购房购车是基于“纯洁恋情”

  在诉状中,仲姐提出,虽然宝马和房产的登记权属是邹弟,但实际上,自己才是这些财产的实际出资人。

  特别是那栋当时售价142万元的房产,那原本是她作为投资购买的。但不巧的是,2006年,本市房地部门出台了一个关于规范房地产外资进入的规定,按照这个规定,像仲姐这样在沪已经拥有其他房产的外籍人士,已经无法再购买多套房产。因此,考虑到她和邹弟的“恋人”关系,仲姐才会借用他的名义,向中介商办理了购房、贷款手续。

  仲姐的代理律师反复强调,她始终觉得,自己和邹弟之间是“纯洁的恋情”。多年来,她陆续支付给邹弟的钱款和所购买的财物,也是以两人最终能够结婚为目的。如今,既然邹弟已经表明他是为了钱才和自己呆在一起,那么两人的恋情已不复存在,之前她实际出资购买的动产和不动产,理应全部返还。

  邹弟:我们之间是“特殊关系”而非恋人

  豪车、大宅登记在自己名下,邹弟当然不答应仲姐的诉讼请求。在庭审中,他毫不掩饰自己所从事的特殊职业。

  “你想想看,我们两个人年龄相差那么大,怎么可能会结婚?”邹弟当庭表示,自己和仲姐之间,其实就是一个愿意出钱,一个愿意陪侍的“特殊关系”,绝非正常的恋人。而仲姐之所以会出手大方,给钱买车又买房,为的就是要“买断”自己的青春。

  他和律师提出,仲姐已经支出的钱款和相关财物,是基于“特殊关系”的赠与。以宝马为例,虽然仲姐出资了大部分,但这笔钱是她先赠与邹弟,然后再由邹弟自行购买的。所以,仲姐既然已经送了钱,就无权讨还邹弟用这笔钱买来的车。

  至于最值钱的房产归属,邹弟和律师觉得,相关协议虽然写明了房产的首付款是由仲姐支付的,但协议也能反映,邹弟至少是该房产的共有人。而且,在这套房产购买后,是邹弟和家人出资进行了装修、购置了家具家电。如果他不是产权人,凭什么要自己出钱?

  在普陀法院的庭审中,仲姐和邹弟都觉得,有必要再私下商议一下相关财物的归属。法院遂准予双方庭外协商,如果谈不拢,就将择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