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目前上海要征拥堵费很难推行

2010年12月14日 08:01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运 选稿:郑闻文

  北京市治理交通拥堵综合措施昨日起开始征求民意,措施之一就是将研究“重点拥堵路段或区域交通拥堵收费”,但并未给出具体时间和实施办法。记者昨日了解到,本市在2004年已完成拥堵收费研究,但相关成果随后就被“束之高阁”。不过,原上海市综合交通规划研究所总工程师徐道钫表示,今后本市征收拥堵费的可能性很小,要真正排堵保畅光靠收拥堵费是不行的,要多管齐下。
  
  上海设想:
  
  进拥挤区每车收费10元
  
  曾参与课题研究的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孙立军透露,当时上海世博会还没有申办成功,很多重大工程也没有上马,推行征收拥堵费的时机不成熟,只有整个交通网络稳定后,拥挤区域的划定、收费金额的多少才能有比较具体的依据,也不至于因为各种变量的影响而朝令夕改。“当时研究收费区域是40平方公里左右,进入到该区域的收费车种要付10元钱。”孙立军说,这个额度是有弹性的,如果一定时间内车流量小了,可以降低收费。
  
  孙立军认为,拥挤收费实施后的最大受益人群是低收入人群。因为根据当初的设想,公交车享有免费进入的“特权”,因为它是客运量最大的交通工具。
  
  开征很难:
  
  堵点太多,收费区难划定
  
  尽管有专家认为,随着上海世博会结束,大部分重大工程都已竣工,轨交整体网络也已形成,如果推行道路拥堵收费的话,时机是比较好的。不过原上海市综合交通规划研究所总工程师徐道钫分析,现在本市再要推行的话难度很大,估计可能性很小。
  
  徐道钫说,现在推交通拥堵收费的话会面临诸多两难问题。首先收费区的范围怎么定?范围定小了没效果,定大了又难管理。况且,现在拥堵点也不仅局限于内环以内,比如高峰时的沪闵高架,如果把它也列入收费区域,这个“圈”岂不是几乎要囊括半个上海?其次,收费多少也很费脑筋,收多了百姓有意见,收少了车主也许不在乎。此外,这个费怎么收呢?如果采取类似高速公路收费的人工设卡收钱,不仅投入的成本极高,而且耗费城市宝贵的空间,容易造成新的拥堵。尽管国外有先进经验可供学习,但是也有各自特点,不便直接采取“拿来主义”。
  
  徐道钫说,英国伦敦在征收拥堵费的第一年,行车速度达到了20年来的最快,但随着时间的延长,拥堵的情况又开始严重,甚至出现“越收越堵”的尴尬现实。不过伦敦的公交体系却得到了有力扩充,行人过马路的设施也更加健全,伦敦市民基本上可以通过公交实现更为便捷的出行。在收费手法上,新加坡政府规定个人在购买新车时,必须首先投标购买一张有效期为10年的“拥车证”,并安装智能的读卡器,当汽车每次通过收费站时,公路电子收费系统ERP就会通过短波无线电通信系统,自动从装置在车内的读卡器中扣除费用。如果上海采取这样的收费措施,耗资巨大,也不现实。
  
  治本政策:
  
  光筑路收费不能解决问题
  
  专家认为,无论如何,光靠拥堵收费是肯定不能解决城市堵车问题的。
  
  孙立军告诉记者,当年作拥堵收费研究报告时就已经指出,拥堵收费只是众多对策中的一种,并非唯一的“利器”。比如在一些主干道上取消非机动车道,部分非机动车道或公交车专用道设置在次干道或支路,各自形成同类交通工具相对独立的系统,这样就能各行其道,减少干扰。此外,他还建议,在新建小区时必须做完善的交通承载能力分析,以免形成新的交通拥堵点。
  
  而徐道钫则认为,引导人们多使用公共交通出行,只能依赖轨交,“光筑路是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的。”而地面交通方面,他的建议是严格控制中心城区的停车泊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视同仁,“如果没办法停车的话,那么开车的叫他来他也不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