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东滩发生毒杀候鸟惨剧 探头监视44只候鸟还是遭毒手

2011年2月11日 07: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郁文艳 选稿:袁松禄

image  
截获的2只小天鹅、16只绿头鸭和26只斑嘴鸭冰冻在保护区管理处的冰箱内

image
监控探头记录嫌疑人播撒毒食

image

探头记录嫌疑人传递毒死的候鸟

    东方网2月11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前天,崇明东滩自然保护区发生一起惨剧:包括2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天鹅在内的44只候鸟被毒死。当记者赶到东滩时,只见到已被冰冻的44只候鸟尸体塞了满满一冰柜,其中两只美丽的小天鹅再也无法展现其优雅的“舞姿”。
  
  幸亏有了安装在东滩自然保护区滩涂上的高清监控探头,全程拍下了非法偷猎者投撒毒药、交易猎物的全过程。在监控探头的协助下,昨天,崇明东滩国家级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崇明县公安局东旺沙边防派出所等单位出动执法人员合力追捕,负责运输候鸟的非法偷猎者之一、崇明籍司机顾某最终被抓获。
  
  警方表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这个偷猎团伙已经触犯刑法,目前相关情况仍在进一步侦查中。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虽然其他几名偷猎者及收购候鸟者的藏身处能被确定,却暂时无法对他们有所行动。
  
  昨天在东旺沙边防派出所,记者与非法运输者顾某进行了一次对话。顾某表示,自己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帮忙运送候鸟是因为“有钱赚”,尽管他“看到货时,心里其实有点数,袋子里会是什么。”
  
  投毒:傍晚潜入滩涂投撒毒药
  
  “借助保护区近年安装的监控系统,这次的偷猎过程被拍摄下来。”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管护执法科科长钮栋梁告诉记者,最初发现偷猎的第一步投毒是前天傍晚5时20分左右。昨天,在保护区管理处的监控室,记者观看了整个投毒、交易过程。
  
  前天下午5时20分,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3号监控探头的“视线”范围内。只见他从一只蛇皮袋内不断掏出东西,往滩涂上撒。“估计这可能是诱惑候鸟的饵料。”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张则乐介绍说。撒完饵料,男子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小包东西,继续撒。“从那包东西的外包装判断,应该是毒药‘克百威’。”钮栋梁说。“克百威”通常是被用来消灭地老虎等土壤害虫的毒药,巨毒,市场上常有出售。男子的投毒范围约有100米×100米,持续了大约半小时,随后往东南方向离开。“根据男子离开的方向,我们基本可以判断,他住在漂泊于附近的船上。”钮栋梁说。
  
  既然发现投毒行为,执法人员为何不及时出动和清理现场,以便及时抓住罪犯、避免候鸟被毒死呢?对此保护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从监控探头发现情况到执法人员赶到现场,至少需要45分钟,此时,男子早已“逃窜”。而毒药“克百威”是紫色的、比芝麻还略细小的颗粒,撒入滩涂上后根本无法清理,而且下午5点半以后的滩涂已经一片漆黑,难以辨认。
  
  候鸟惨遭毒手的悲剧似乎已经无法避免,除非它们够聪明,够幸运,当天晚上不去那片滩涂觅食,除非执法人员彻夜不眠,在滩涂上敲锣打鼓,警告候鸟不要靠近。但这在实际操作中显然不可能。昨日凌晨0点左右,保护区7名执法人员摸黑出动,他们唯一的希望是能抓获正在捡拾猎物的偷猎者。然而,在茫茫滩涂上,漆黑冬夜里,摸索了3个多小时后,他们没能趟过涨潮的潮沟,无奈无功而返。
  
  交易:两船在海边交换3袋猎物

  
  昨天清晨6点,天刚亮,监控探头又能拍摄画面了,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的执法人员再次坐到了监控室里。
  
  中午12时左右开始涨潮。漂泊在长江、东海交界处的一艘小船突然开动了,船上有2名男子。不久,监控画面中又出现另一艘小船。
  
  12时08分,两艘小船并排靠在一起。有2名男子的小船上,一名男子将一蛇皮袋东西扔到另一艘船上,紧接着又扔了2袋。接到货后,另一艘船上的男子“回敬”了一小包东西。“蛇皮袋里的东西应该就是候鸟了,而‘回敬’的可能是钱。”保护区管理处书记张玉涛介绍说,这是偷猎者和下家在交易。整个交易过程仅持续了4分钟,随后两艘小船立刻驶离。
  
  “下家拿到了货,必然会运到岸上,再借助陆上交通工具,运到饭店,或者再卖给下家。”执法人员判断,出动的时机已到。保护区管理处、东旺沙边防派出所接令立刻出动。
  
  运输:雇佣当地司机交收购者
  
  根据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分布在各主要道口、管护站的监控探头,一辆小轿车被锁定是运输候鸟的车。于是,执法人员分兵两路,围堵这辆小轿车。轿车司机发现后有“追兵”,拼命逃窜,速度竟飚到140码左右。然而,最终它“体力”不支,在逃窜了6公里后,在陈家镇瀛东村被截获。同时截获的还有2只小天鹅、16只绿头鸭和26只斑嘴鸭。此时已是昨日下午1时30分左右。
  
  昨日下午3时许,保护区管理处及警方根据相关线索找到了收购者的家。这是位于东滩地区的裕安镇德云村的一幢农家小楼。家中只有主人家的儿媳妇,小楼底层的一间房内,3米多长的一个大冰柜上了锁。“这里面肯定都是候鸟,否则大白天的,哪有自家冰箱上锁的。”东滩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面对疑问,这名30多岁的儿媳妇一问三不知,装聋作哑。
  
  下午4点多,当另一拨执法人员再度来到这幢农家小楼时,大冰柜的锁已被打开,里面空无一物。“候鸟肯定已经被转移掉了。”在保护区工作了多年的工作人员感到很遗憾,没能及时缴获更多赃物。
  
  截至记者发稿时,投毒者住宿的小船仍然在探头监控范围内漂泊着,运输者顾某被陈家镇警方带走,2只小天鹅、16只绿头鸭和26只斑嘴鸭冰冻在保护区管理处的冰箱里,整个案件仍在侦查中。
  
  进展:这起投毒偷猎案触犯刑法
  
  这起事件是时隔2年多以后,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内再度发生、情节比较恶劣的投毒偷猎候鸟案件。此前,2007年12月3日,一名偷猎者用毒药“呋喃丹”毒死了137只候鸟。这是崇明东滩保护区自1998年建立以来查获的最大一起非法狩猎野生动物案件。2008年12月9日,又有64只候鸟被毒死。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九段沙自然保护区等地,近年也曾发生过以各种方式进行的偷猎案件。相关人员先后被判刑或罚款。
  
  根据《国家林业局、公安部关于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刑事案件管辖及立案标准》,非法狩猎20只以上野生动物可以立案,非法狩猎50只以上野生动物为重大案件,非法狩猎100只以上野生动物为特大案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禁止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因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或者其他特殊情况,需要捕捉、捕捞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向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猎捕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向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非法捕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犯罪嫌疑人并不是第一次干
  
  昨天下午3时许,记者在东旺沙边防派出所见到了运输候鸟的司机、陈家镇本地人顾某。顾某告诉记者,他今年58岁,开车10多年了,但这是第一次干这档活。
  
  “大概快中午时,云超(音)打电话给我,让我拉些货,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货。”由于是很熟悉的老乡,又有钱赚,顾某就去了。“看到货时,心里有点数,袋子里是什么”,但是看在钱的份上,他仍然踩下了油门。被抓后,顾某表示,自己法律意识比较淡薄。据了解,顾某以驾车为生,平时拉客,也拉点货。
  
  根据警方的消息,顾某后来交代,他并不是第一次干这档活,之前曾干过两三次。作为崇明本地人,他应该很清楚自己运的是非法偷猎的候鸟。
  
  顾某被抓后,他的手机响了很多遍,显然,久未等到货物的收购者有点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