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生意难做"黄牛"挂网卖券 自白:券压手中晚上做噩梦

2011年8月24日 07: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磊 见习记者 言莹 实习生 王晟 王艺怡 选稿:徐俊

  东方网8月24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中秋临近,按理说,已到了月饼“黄牛”的生意旺季。然而在一些“黄牛”传统聚集地,今年显得有些冷清,往年那些快步向你围拢过来、脸上堆笑的“黄牛”已难觅踪迹。即使遇到“黄牛”,很多也是只卖月饼券而不回收。
  
  一位资深“黄牛”告诉记者,今年街头之所以卖月饼券的少了,查得紧是一方面,关键是玩法变了。一些往年做街头生意的人开始转型,改做网上生意。
  
  ■现场篇
  
  地点1:福州路杏花楼
  
  交易要到隐秘小弄堂
  
  福州路杏花楼外的“警方提示”格外引人注目——“要到指定预售点购买(月饼),不要轻易从个人手中购买月饼票,以免上当受骗。”
  
  昨天下午,记者在福州路杏花楼附近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没有碰到一个“黄牛”上来搭讪。记者正打算离开,刚走到马路对面的福州路、山西南路路口时,被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拦住:“要票吗?杏花楼的!”
  
  听说记者要买月饼券,“黄牛”眼睛顿时一亮,“8折,要得多还可以再商量。”不过,看看马路对面的警察,他摇着手说,不能在这里交易。
  
  他将记者领向山西南路,当时不少中年人坐在街边的小板凳上乘凉。“给小姑娘看看票子,”他对其中一人说。乍一看,后者像是个看车的。“板凳男”带着记者走进街边一条隐秘的小弄堂里,然后在一户人家的防盗门前停了下来。防盗门挡住了弄堂外的视线,“板凳男”从腰间小挎包里拿出来一大叠票子,票面从68元到300多元不等,都是杏花楼的,“要多少?”
  
  看到记者有些狐疑,“板凳男”说:“放心好了,我们天天在这里做生意,周围的居民都认识我们。你实在不信,可以先去买月饼,买好后再付钱。”当记者表示太贵,推脱不买时,“板凳男”苦笑起来。
  
  和前几年相比,如今月饼券的生意差了很多。“现在的生意都是有一笔做一笔,而且很多小青年都在网上买月饼券,我们这边不太吃香了。”“板凳男”说。
  
  地点2:南京东路新雅
  
  “黄牛”在路边打起了瞌睡
  
  南京东路步行街新雅门口,四五个“黄牛”看到有人停留时,立即上前挽住对方胳膊,但大多无功而返。“生意不好,假如有人愿意买,能卖一张算一张。”一名“黄牛”说。
  
  在附近的小路口,一名中年女子坐在小板凳上低着头打瞌睡,直到记者抽出她捏在手里的“价目表”和月饼简介时才被惊醒。
  
  中年女子递给记者一张“名片”,其实就是用笔在硬纸片上写了个电话号码。她开价说,各类新雅月饼券卖出时是票面价的8折,收购则是6折。
  
  记者没有买,找了个借口离开。这时一名穿着紫色短袖上衣、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小兄弟,你有票子卖给我吗?现在卖的话,我可以7.2折回收,再晚两天,回收价就是6.5折,要是等到下周,我只能给你5折了。”这名男子说。“黄牛”们普遍表示,现在不太愿意直接从个人手里收购月饼券,一来这样耗时耗力,二来已经购买了大量月饼券,不“缺货”。
  
  记者表示,要为单位购买月饼票,男子张口报价8.5折。记者又问,如果要的量很大,能不能再便宜一点。该男子于是把他们的“老板”叫来跟记者谈价钱。随后,身材略微发福的“老板”走了过来,答应可以给到8.2折,但不能在现场交易,一定要到旁边商厦找个地方才能交易。
  
  ■转战篇
  
  “黄牛”钻网上团购的空子
  
  本月中旬,大众点评网发现,在新近推出的一项团购活动中,同一个IP地址注册了几千个用户,并迅速购买了5000多张团购券。而这些团购券正在淘宝网上兜售,且价格高了2元钱。
  
  在即将到来的月饼季,大众点评网有点担心,“黄牛”是否会克隆这一手法,倒卖月饼券。为此,大众点评网18日宣布:由于“黄牛”倒卖团购券日益猖獗,致使普通消费者无法获得购买机会,严重扰乱了团购市场秩序,将对性质特别恶劣的“黄牛”采取法律手段进行严惩。
  
  这件事也意味着,在现实世界中倒票、赚取差价的手法,已经出现在网络世界里。更为普遍的是,有的“黄牛”在各处收到票后,再利用网络卖掉,淘宝即是其中一个很好的渠道。
  
  在一个“月饼促销”的淘宝小店里,销售包括杏花楼、元祖、哈根达斯、克里斯汀等20种月饼券,其中卖得最好的一种,30天内已经卖出100多件。
  
  客服人员还说,白天办公室很忙,因为许多客人来提货,几万的单子多的是。
  
  如果购买者需要发票,则要加“点”,由发票种类和金额决定点数,比如开具“食品”发票,加收1%的钱。“放心,我们是直接从厂家进的券,给你连号的。”客服人员还留下了位于徐汇区某小区的办公地址,而这个地址正是卖月饼券的淘宝小店的办公地。
  
  大团购网站称“黄牛”混不进来
  
  记者致电“美团”、“窝窝”、“拉手网”和“24券”等5家团购网站的客服人员,询问如何合作团购,得到的答复基本是需要在网上提交申请,然后再等审核。
  
  在这些团购网站上,申请页面都设计得很简洁,只要求申请者提供姓名、联系方式、城市、商家名称和团购类型、团购内容即可,却无有关对商家资质限定的内容。
  
  对于商家的资质认定,糯米网公关部的陶先生说,商家提交申请只是合作的第一步;收到申请后,会派销售人员主动联系商家,进行更加严格的资格审查。作为商家,不光要有最基本的税务证和经营许可证,不同的行业还需要特定的资质,比如生产厂家需要有生产许可证,代理厂商要有代理许可证。
  
  提到“黄牛”时,陶先生说,我们只和公司合作,网站有专门的法务和财务部门负责审核商家资料,只有通过后才会下单。
  
  拉手网公关部的严小姐说,月饼券基本都是从品牌商那里直接拿货,不会经过中间代理。按照她的说法,团购网站和商家之间相当于企业对企业,小商家和“黄牛”混不进来。
  
  目前,本市有大大小小超过300家团购网站。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一些团购网站因为商品种类太多,很难有统一的审核标准,所以各家都只能参考工商部门的标准进行资质审查,“大网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小的团购网站仍有机可乘。”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另一家团购网站相关负责人的证实。
  
  ■自述篇
  
  月饼券压在手中晚上都做噩梦
  
  资深“黄牛”老李:
  
  50岁出头,中等个子,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项链,自称在福州路杏花楼附近做月饼券生意已有6年。
  
  “我做长期生意,讲究的是信誉,与我交易尽管放心。”老李说,“今年是有史以来生意最艰难的一年。往年7折收月饼券,8折、8.5折或者9折卖出去,而今年最多只能挣5%的差价,仍然少人问津。”
  
  前两天,老李坐在快餐店里休息,顺便吃碗面。当有人和他拼桌时,他条件反射地放下筷子,满脸堆笑地冒出一句话:“你要月饼票吗?”顺便还递上一张名片。
  
  不仅买月饼券的“散户”少了,而且单位客户也鲜有找上门的。
  
  “怎么办?怎么办?”老李这几天睡觉也不踏实,甚至晚上做噩梦都梦见手里的月饼券越积越多,一下子被惊醒,满头大汗。
  
  后来,老李在儿子的建议和帮助下,把月饼券放到网上去卖。网店刚开张4小时,还真有人拍下了两张月饼票。老李乐了,马上拨通买家的电话。
  
  最近三天来,老李把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网上,虽然一个人既做店主又做快递员有点辛苦,但看着月饼券一天天变少,心里也稍微安定了一些。
  
  作为“前辈”,老李现学现卖,把这一经验介绍给几个同行。大家一合计,决定联手,将各自手中的月饼券汇总后,通过网络和街头同步销售。
  
  “这都是被逼的,只能想办法转型,所以我们的身影少了。”说这句话时,老李露出诡异的笑容。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