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没搞错吧! 划车黑手是原居委主任?

2011年9月21日 07: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罗剑华 选稿:徐俊

  东方网9月21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昨天,家住中山南一路1012弄的刘先生打电话给晨报热线,三句话就把记者“勾”到了他们小区。这三句话是:我们小区有人总是划伤别人的车;我埋伏了三天把他抓到了;这个人就是小区的前任居委会主任孙某。
  
  昨天,记者了解完信息后,曾尝试和孙某接触,但采访请求被其家人婉拒。
  
  买了一年的新车屡受伤
  
  中山南一路1012弄不大,总共才6栋老式居民楼。老小区,没预留车位,每当入夜,小区两侧宽度不到3米的通道,就成了居民共用的停车带。
  
  小区进门左拐,龙华居委会门前的20多平方米空地,算得上是整个小区位置最佳的车位了。所以,给单位开商务车的刘先生,最喜欢把车停在这个位置。一来进出方便,二来这里距离门卫和居委会近在咫尺。
  
  可今年8月份以来,整个小区的车都遇到麻烦了,因为,这段时间里,小区内所有过夜停放的车辆,都会被人反复地恶意划伤。光是刘先生的“别克”,在短短一个多月里,车门左右两侧和引擎盖部位,就多了七八处划痕和碰伤。而且,这些横向、贯穿整个车身的划痕,都是在小区过夜后出现的。因为老小区内没有安装足够的监控设备,虽然车主们不断报警,这个划车贼仍然没被抓到,大家都又急又恨。
  
  最急的,还是要数刘先生。他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这辆“别克”是公司购买才一年的新车,入夏以来,越来越密的车身划痕,已经引起了公司上级的不满。“要再这样下去,我饭碗都要保不住了。”刘先生无奈,所以赶在“中秋”之前,自费给这辆“别克”做了全车身喷漆,花了他整整8200元,总算把所有划痕都补掉了。
  
  可9月9日“别克”刚从修理厂喷漆回来,第二天,车子照例停在居委会门前,又被人划伤了左后侧的移门。刘先生说,看到这道新添的划痕,他连“咬人”的心都有了。
  
  司机赤膊蹲守整三夜
  
  刘先生和家人一商量,这样下去不行,只有抓到这个划车贼,才能保住饭碗、补足损失。
  
  小区没监控,刘先生就自己来当“人肉探头”。他每晚8点半和家人准时告别,找准居委会门前居民不多的机会,偷偷躲进“别克”的后座,在车子里面等待划车贼的出现。
  
  从9月11日夜晚开始,守候伏击持续了整整三个通宵。刘先生说,晚上真难熬,天热,车厢全部密封,不能开空调,他只能打着赤膊,屈身躺在“别克”最后排座位上。不但要跟高温斗,还要跟蚊子斗、跟“不方便”斗、跟腰酸背痛斗……每到不能坚持的时候,只要一想到让他牙痒的划车贼,刘先生就能扛得住了。
  
  9月14日晚上,刘先生刚躲进“别克”不久,就听到门卫室那边有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有个老头的助动车坏了,让人帮他推进小区。老头还跟正在门卫室值班的居委会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想借用居委会里的水池洗洗手。
  
  “我的头靠在右后侧的车门上,能看到驾驶室左侧的情况”,刘先生看到,老头一个人来到“别克”的左边,然后朝着没被车身遮挡的小区右侧看了一眼,接着就背靠着“别克”车的左侧,把手放在身后,慢慢地从车头往车尾方向走动。随着他的侧身移动,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也传进了“别克”……
  
  刘先生急忙从后座爬起来,直起腰背活络了几下,拉开车门,一把就扭住了这个老头。一看,眼熟,这不就是龙华居委会几年前退休了的老主任嘛!
  
  小区再没出现划车案
  
  其实,在这个规模不大的小区,原主任老孙算得上是众人皆知的名人,他就住在4号楼,曾是龙华居委会的上一任居委会主任。这几年,他曾被调任到同一街道的其他居委会任职,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但又被返聘到某街道管理社工工作。要不是当场被抓,居民们都不会怀疑,这么一个有身份的领导,会是祸害四邻的划车贼。
  
  当晚9点多,刘先生报警,双方到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刘先生被告知划车事件的处理,会由社区民警负责接管。刘先生提出,孙某应当赔偿“别克”车修复划痕的所有费用。但几天过后,刘先生又听说,孙某已经否认曾经划伤小区内的车辆,这件事情民警无法处理,建议他通过法律途径自行维权。
  
  刘先生现在觉得事情的进展有点吊诡,孙某是他苦苦守候三个通宵逮住的现行,就算不能认定小区之前所有的车都是他划伤的,单单9月14日晚,“别克”驾驶室左前门新出现的划痕,总该认定是他干的吧?
  
  昨天下午,记者也曾尝试和孙某接触,但采访请求被其家人婉拒。
  
  从9月14日这件事发生以后,小区内再未发生过一起划车事件。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