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温州客降价急抛上海房套现 多为大户型需一次性付清

2011年10月11日 07: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运 选稿:王丽琳

  

image

图片说明:在国庆“假日楼市”房展会上,不少急售套现房源都是大户型高总价

    东方网10月11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昨天,在徐家汇虹桥路上的一家房产中介门口,来自温州的方老板手机响个不停,“价格可商量”、“我们可坐下来谈谈的呀!”面对不同房产中介打来的电话,方老板边通话边用笔在本子上记下中介的电话号码。
  
  方老板正急于出手的四套房子,价格大多低于同类房源。在上海,温州投资客急于卖房套现,并非个别现象。从9月中旬开始,上海房产市场上出现了不少“温州客急售房”,这些房源较市场价低了数十万乃至几百万元不等,有温州客甚至还附赠高档跑车。不过,低价的前提是,购房客必须一次性付清房款。
  
  “最近我们的确发现不少温商在抛售自己的房产,以回笼资金。”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也是积极的信号。”在他看来,实业是根基,“房子现在卖就卖了,等到实业起来了,回头还可以再买嘛!”
  
  借无可借:在温州已没法再开口借钱
  
  方老板是温州一家小企业主,起初他不肯和记者聊,“我们最害怕媒体找上门,要是见了报让别人猜出是我的话,人家就更不愿意借钱给我了!”记者软磨硬泡一番,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些话。“我的工厂有近百个工人,绝对不是小作坊。”方老板说,去年年底的时候发现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大的订单我们都不敢接。假如接个100万元的订单,成本是80万元,对方一般先支付20万元的定金,也就是说自己得先贴进去60万元,才能把这笔订单做完。但是因资金的匮乏,我不敢贸然接单。宁可接个80万的单子,让他定金多付点,比如付个30万。”后来,由于银行融资难,他只得转向“民间借贷”——俗称“高利贷”。
  
  “其实,在温州民间借贷一直都有的,一般都是短期借钱,最多3个月。以前大家都能接受的利息是10%-20%,但今年最高时竟然达到了50%之多,还要关系好,人家才肯借给你。”方老板不得已也借了,但具体金额他不肯透露。他说,除了民间借贷,各企业之间的互相拆借也是经常的事,但到了今年下半年,“大家都缺钱了,在温州已没法开口再向别人借钱。”“幸亏我手上还留了那么几套房子,现在还能缓一缓。2008年的时候,温州很多厂都翻新扩大,不少温州人当时都抛了房子建厂。现在钱实在周转不过来了,只好卖房回笼资金。”方老板无奈地说。
  
  套现急卖:抛售房源价格有优势
  
  温州人对房产的青睐众所周知,方老板也一样。他2000年左右就来上海买房,买的都是市中心的房子,最多的时候有八套,大多位于徐汇、静安和黄浦区的好地段。后来,他陆陆续续卖掉几套,目前手上还有四套。现在,方老板把这四套房子一股脑全都挂牌,“唉,能卖掉哪套算哪套。”
  
  方老板卖房不是个别现象。
  
  在安居客上,许多挂牌出售的上海房源充斥着“温州客急售”、“温州企业急需资金”、“温州套现急卖”等字眼。从挂牌时间来看,大都是在9月18日之后挂牌的。从房源的区域看,基本都是温州投资客集中的楼盘,如瑞虹新城、世茂滨江花园、仁恒河滨花园、御翠豪庭、达安花园等,总价最高的有3000万元的别墅,最低的则是150万左右的一房。
  
  昨天,多家中介公司也向记者证实,近期紧急卖房套现的温州投资客的确增多,不过网络上有些“温州急售房”可能是某些中介促销手段,并非都是投资客急售房。“从5月份以来,我们成交的所有房子都是温州人出手的,”德佑地产金外滩分行经理廖敏告诉记者,五六月份时就有温州房东提出要卖房,近来明显增多,一个月内先后有十位温州投资客来挂牌。廖敏指着地图告诉记者:“上海滩花园、滨江名人苑、金外滩花园,都有很多温州人投资的房子。”
  
  位于青浦徐泾的银涛高尔夫别墅,一套总价880万元的别墅标注“房东套现急卖”。来自温州的江女士告诉记者,这套房子是去年年初买进的,当时买价在780万-800万元,880万元的售价,去掉税费几乎不赚钱。“我们真是急着用钱,毕竟快年底了,公司急需资金。”江女士说。
  
  从价格上来看,大部分温州客急售房都有较大幅度的让价,比同类型房屋的市场价要低不少。来自温州的邱先生对记者说,他在仁恒河滨城一期有套213平方米的四房,挂牌价为1100万元,而该小区同户型在售房源基本都要1300万元以上,“这个价,我等于送出一套小房子了”。
  
  除了直接让价以外,有的温州投资客为了吸引买家,还会赠送一些“附加品”。如长宁某高档小区一套四房的房子标价1500万元,在降价80万的同时,该温州客为了加快房源的成交,还附送号称价值200万的二手跑车一部,不过,中介并未透露该跑车的品牌,只说该车只开了两年。
  
  一降再降:成交前提是一次性付清
  
  温州客紧急抛售的房源,一般有个共同特点:要求一次性付清房款。方老板也不例外,“为了尽快出手,只好降价。”一套原本市场价至少要600多万的房子,现在他的报价是500万到手价,不过买家必须一次性付清,不能贷款。“拿到的钱,我先要去还一部分钱,这样就有了信誉,这样才能再借钱,再用这笔钱去接订单做生意。”方老板如此解释他急需资金的原因。
  
  不少急需钱的温州老板,只能将挂牌房价一降再降。温州小企业主王先生在浦东联洋有一套145平方米的的房子,原来要求555万元到手价,但挂牌一个月还是无人问津。最后,在中介的撮合下,他一下子降价49万,卖给了一个公司高管,这名高管一次性付清了房款,总算解了王先生的燃眉之急。
  
  在浦东东方城市花园,一套150平方米的三房,房东挂牌370万,单价仅2.4万元/平方米,而同类型房源的市场价在450万元左右,就连小区周边15年房龄的老公房单价都在2.6万-2.7万元/平方米。中介称,这套也是温州小企业主急售的房子,也要求一次性付款救急。不过当记者一再强调没有足够实力一次付清、在和温州客电话沟通后,该温州客表示,如果有贷款也可以,但是不能贷多,首付越多越好。
  
  很难出手:急售房多是大户型高总价
  
  不过,由于目前上海楼市行情不好,短时间内即便大降价也很难出手。方老板说,他的房子有人看过,也有坐下来谈的,但都还没有成交意向。“以前我们卖房子,很多时候人无需到上海,只需委托中介帮我们谈,但现在我会很认真地坐下来和买家交流。”
  
  德佑地产金外滩店经理廖敏称,有套金外滩花园4楼的房子,8月底时温州客的挂牌价是780万元,20天后由于始终没有卖掉降为750万元,而最近更是降到了680万元。“单价4万出头,而该小区同类型房源挂牌单价都在4.8万元。”
  
  对于大户型高总价的房子来说,由于限购限贷的影响,不是那么容易出手的。业内人士认为,温州投资客挂牌急售房源,尽管多有让价,但一般来说总价不低,加上一次性付款等要求,因此更难出手。
  
  不过,从实际效果来看,一些标的较低的房源还是受市场欢迎的。虹口某中高档小区一套370多万元的房子,9月底刚挂牌,但记者昨天联系中介时,对方称,这套房子已经有人付定金了。
  
  另辟蹊径:卖不掉,有的改抵押贷款
  
  记者发现,一些温州客在无法将房源出手后,就将一些没有贷款的房子进行抵押贷款。
  
  温州人关先生经营进出口贸易,因资金周转不灵,想将自己位于仁恒河滨城的一套房子卖掉,可惜挂牌一个月也没有动静。于是,关先生只能将房子抵押给了银行,银行虽然估价600万,但实际只贷到了400万,“抵押贷款速度快,不到一个月就能拿到钱;卖房的话,在目前的情形下,一般最短也要3-4个月,时间比较长些。”
  
  联洋板块一家中介门店经理告诉记者,目前采取房子抵押贷款融资的温州客不在少数。在他的客户中,就有七八个温州人采取这一做法融资。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