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关注洛阳受伤女孩 当事孩子回忆与陈媚捷说法有出入

2011年10月12日 07: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谢磊 赵磊 选稿:王丽琳

  东方网10月12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昨日刊发“洛阳女孩是否救人”的报道后,晨报记者又对此事作了进一步的调查采访,找到了事件中的相关孩子及其家长。不过,孩子和家长所说的情况与洛阳女孩陈媚捷的叙述并不一致。
  
  专门负责处理此事的罗泾镇综治办表示,如果陈媚捷和她的父亲需要他们介入帮助协调、调解及法律援助,他们会积极地给予相应的帮助。昨晚,市综治办相关人员向晨报记者表示,他们已在关注此事。记者了解到,见义勇为行为由综治办见义勇为评审委员会评定。
  
  当事孩子:大姐姐没有保护动作
  
  昨天下午,记者在发生意外事件的上海贝尔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厂区宿舍见到了在家养伤的静静(化名),7岁的她在这起意外中右腿骨折。经过2个多月的治疗休养,小女孩恢复得很快,但下床仍有疼痛感。“现在好多了,刚出事那会儿半夜三更都会惊醒。”静静的母亲说。
  
  静静回忆说,那天下午,她和两名玩伴萍萍(化名)、小海(化名)在材料堆边玩。耐火材料堆中有一种石子呈圆形,三人年纪相近,其中小海是男孩,大家就一起蹲在地上,掏最下面那个材料堆里的石子。
  
  “小海在掏,我和萍萍在边上蹲着看。”静静说,三人掏了没几分钟,大姐姐(洛阳女孩陈媚捷)就来了。“大姐姐没说话,只是蹲在我身后看。”没多久,意外就发生了。静静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重重的材料堆压在地上。她告诉记者,看到他们在材料堆下玩,陈媚捷没有劝阻,事发时也没有保护他们的动作。
  
  写证明的家长:当初是在苦求之下写的
  
  按照陈媚捷及其家人的说法,当时是陈媚捷发现三个小孩所处的位置比较危险,上前去相助,而她也因为救人而身受重伤。事后,陈媚捷及家人向媒体等出示了两位孩子家长写下的证明,请求相关部门评定见义勇为的行为。
  
  当初写下证明材料的家长们却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早知道会惹出这么多事,当初的好心反而被利用,我一定不会写那张证明材料。”在贝尔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刘春分眼角发红,情绪微微有些激动。
  
  刘春分是7岁女孩萍萍的母亲。8月1日下午,她的女儿被突然倒下的耐火材料压在身上,多处受轻伤。
  
  刘春分说,事后陈媚捷的姐姐找到她,希望她能写一张见义勇为的证明。“当时她姐姐说,小陈在学院有保险,而且可以申请一个与见义勇为相关的基金,这样的话,能领一些钱支付医药费。”
  
  她说,挺同情意外受伤的小陈,最终在小陈姐姐的请求下,才写了证明,“我说,‘具体什么内容不知道怎么写’;而小陈姐姐说‘我说,你写’。”“我当时就明确说自己不在现场,没看到事发过程,不能写这个证明。”刘春分也问过女儿,但萍萍告诉她,事发过程中,陈媚捷并没有出声示警或是出手相助。陈媚捷姐姐称领取保险费需要有见义勇为的证明,禁不住对方苦苦哀求,刘春分最终心软了。她在证明中写道,陈媚捷当天为救2名小孩被砸伤,值得表扬。但她向记者强调,这些话都是按照陈媚捷姐姐的意思写的。
  
  又一张证明:前一张证明只提供给学校
  
  另外两名孩子的父亲也表示,他们只能从孩子的描述中了解事发过程,但根据孩子的讲述,当时的过程与陈媚捷所说的有出入。
  
  和刘春分一样,静静的父亲冯先生(不愿具名)也写下了一张证明,证明当天陈媚捷救出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他的女儿。昨日提到证明一事时,冯先生甚至表现出一丝愤怒:“我完全没想到对方竟会这样说,这不是把黑的说成白的吗?”
  
  冯先生告诉记者,陈媚捷的父亲陈振礼是在医院找到他的,当时事发已有好几天,他正在医院陪护受伤的女儿。冯先生说,事发后,他赶去救出了被压的孩子和陈媚捷,并用车将她们送往宝钢医院急救。他没有看到事发过程,因此不愿意写证明。“她父亲跟我反反复复求了好久,说是要写证明给陈媚捷的学校,甚至跪下来求我,希望我能给他写一张见义勇为的证明。”无奈之下,他只得按照老人的意思写了张证明。
  
  不过,冯先生留了个心眼,他自己又写了另一张证明,上书“此证明只为学校提供”,由陈振礼签名确认并按上手印。这张证明目前仍保存在冯先生身上。
  
  昨晚记者再次电话联系陈媚捷,接电话的是她姐姐。她承认,冯先生手中的那张证明确实是其父陈振礼所写。“当时离冯先生立的见义勇为证明已经有几天。”她说,当天她和父亲一起去宿舍看受伤的小孩,并请另两个孩子的家长写证明。见到冯先生后,她父亲问对方当初写下的证明是否属实,对方点头确认,但也要求她父亲写下字据,证明只提供给学校,于是就有了这张证明。
  
  罗泾镇综治办:会积极给予相应帮助
  
  在罗泾镇综治办,记者见到了专门负责处理此事的综治办工作人员徐永跃。他向记者解释,陈媚捷评定见义勇为陷入困境,并非镇综治办不配合,而是相关证据无法证明她的说法。“我们很愿意弘扬见义勇为的精神,如果有符合条件的,我们肯定会向上申报,但目前的情况与陈媚捷所说的有出入。”
  
  事发后警方曾对3名当事的孩童及陈媚捷做过笔录。记者在3份孩子的笔录上看到,对于事发经过,孩子们的叙述基本一致,大致意思是,3名孩子先是自己在材料堆边上掏石子玩,不久后大姐姐(陈媚捷)来厂里找同学,看到孩子们后也蹲在一旁。至于陈媚捷只是蹲在旁边看,还是加入其中一起玩,孩子们的叙述稍有区别,但并没有详细描述。但孩子们都表示,大姐姐没有出声提醒他们危险,也没有伸手去救他们。
  
  徐永跃说,他们向陈振礼作过充分的解释,并请镇司法所和法律援助的部门给他提供一些帮助。
  
  罗泾镇综治办工作人员陆建东说,他们专门带陈媚捷的父亲向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宝山区法院的法官,就相关的赔偿及诉讼问题进行了详细咨询。如果陈媚捷及其父亲需要他们介入帮助协调、调解及法律援助,他们会积极地给予相应的帮助。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