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浪费公众资源驴友"出山"道歉 临时改路线致危险重重

2011年10月13日 08: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岂凡 选稿:王丽琳

  

image

图片说明:驴友艰难行进中

    东方网10月13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与外界失去联系多日的14名四姑娘山探险人员,昨日上午终于安全出山。傍晚时分,晨报记者在他们下榻的宾馆见到了领队许宁及部分同行驴友。
  
  虽然经历了整整12天的艰辛旅程,35岁的许宁精神看上去还不错。“这次穿越相关部门禁止的路线太冒险了,浪费了公众资源,我们向大家道歉。也希望全国驴友都引以为戒,遵守管理方的规定,如实申报路线。”许宁说,对违规穿越可能带来的处罚,他们会全部接受。
  
  上海驴友出山激动落泪
  
  昨日上午11时15分成功出山后,9名驴友及志愿者在配合当地部门调查后,于下午2时许从卧龙耿达乡启程赶回成都。下午5时许,记者在成都金牛区天下一品街附近的一家宾馆见到了许宁等人。
  
  记者在宾馆内看到,由于刚抵达不久,2名驴友正在大堂内办理入住手续,许宁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应对着各路媒体。其他驴友显得十分平静,与陪同的志愿者互相调侃着分享零食。
  
  来自上海的驴友刘波和团队中惟一的“90后”女生杨新仪在大堂中等候时,依旧背着重重的行囊。“他们都习惯了,背着也不觉得累。”从上海赶去的志愿者许立笑着说:“你看她长得这么高,是该让包把她压压矮。”
  
  没多久,2名驴友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相继上楼休息。驴友刘波虽然始终面露笑容,但他与记者交谈的声音非常“微弱”,显然已经累坏了。进入房间后的刘波把包往地上一扔,便上床躺着歇息。“这是我拍的‘日照金山’。”刘波翻到他10月3日早晨在四姑娘山上拍摄到的难得美景时说:“真的很幸运,这景色很难得,许多人专程去看都看不到,我们在阵雪天气里都看到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刚出山的刘波一接到他母亲的电话,就忍不住哭了,他母亲在电话那头哭得特别厉害,他在电话这端哭得更厉害。
  
  许宁告诉记者,昨日上午9时许,手机信号恢复后,全部人都忙着给家里报平安,“当时一共有3个队员哭了,2个男生、1个女生,大家都很不容易。”
  
  或许是怕家人、朋友担心,刘波告诉记者,他已经订好了今日上午第一班成都飞上海的航班。“过了夜就走,就想早点回去吧。”
  
  领队坦承应承担更多责任
  
  昨日安全出山后,9人驴友团就地解散,个别驴友在赶到的家人的陪同下已先期离开了四川,剩下的则大多回到了成都,并在当天下午5时前基本安顿完毕。
  
  与其他驴友们安心休整不同,领队许宁昨日几乎没有一刻停歇,从上午8时40分接通第一通电话后,各方的关注、质疑全部向他袭来。
  
  在记者与许宁短暂共处的一个半小时内,他接到了近20家各地媒体打来的采访预约电话。记者注意到,虽然电话应接不暇,但许宁自始至终都显得十分友善,应答也很有礼节。
  
  “作为领队,出现问题我应该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许宁说,为了让队员更好地休息,面对媒体的任务基本上被他包下了:“真的很感谢那么多人关心、帮助我们,所以我也会尽可能地回应他们。”
  
  在众多的电话中,有一个特殊的电话——那是许宁8岁的儿子从杭州家中打来的,许宁在通话时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我儿子很坚强的,他一直都在说‘爸爸一定会没事的’。”
  
  直到昨晚7时许,许宁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宾馆电梯里,忙了一整天的许宁,迫不及待地从同伴手里抢来一包压缩饼干咀嚼起来,“我实在饿坏了,赶紧洗个澡,晚上还有很多电话要接。”
  
  “你帮我买一件上衣、一条外裤、一双鞋子……”回到房间后,许宁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让同伴帮他重新准备套行头。“这可不是玩笑,这对我们来说很平常。”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