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家长担心男孩身心发育跟不上 学龄儿童"留级"幼儿园

2011年11月4日 04: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元 王婧 查睿 选稿:袁松禄

  东方网11月4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要不要让儿子晚一年上小学?日前这个话题在网上被讨论热烈。发贴人表示因为儿子7月出生,属于班上的“小尾巴”,身心发育均晚于同班同学,因此她担心儿子上小学后会跟不上。她的顾虑在不少妈妈中产生共鸣。不过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年纪小不代表能力差,变相“留级”反而可能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

  市教委相关人士表示,儿童的法定入学年龄为6周岁,如无特殊原因,建议家长不要推迟入学时间。教育专业人士则提议修订特殊教育补充条款,兼顾个体的特殊需求。如确需提前或推迟入学,需由监护人提出申请,交由专业团体评估并给予参考建议。

  多上一年幼儿园,儿子更自信

  提到要不要让孩子晚上学一年这个话题,袁小姐就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因为就在今年9月份,她跟老公做出决定,让儿子继续在大班多待一年。

  “我儿子的情况跟发帖人很像,8月底的生日,班里最小的孩子。我发现儿子在某些方面确实比同班的大孩子欠缺,比如有时老师讲课,儿子反映听不懂。本来男孩子就发育得晚,我担心他上了小学以后跟不上。”袁小姐告诉记者,“当然,分数高低是一回事,我最在意的是,万一他因为常常听不懂课就对学习产生了恐惧感,并且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甚至是因为考不到高分、得不到老师表扬而影响自信。这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人格障碍了。”

  记者了解到,因为此事,整个暑假袁小姐跟先生都在为此纠结。一开始,先生并不赞同她的想法。后来,他们请教了幼儿园园长还有孩子的班主任,两位都认为就孩子目前的表现来看,可以考虑晚一年上小学。他们最终决定让儿子在幼儿园多读一年大班。

  袁小姐告诉记者,现在儿子在幼儿园待得很开心,因为环境和课程都熟悉,他现在俨然是同班小朋友的“大哥哥”,老师还常任命他为值日生,他的自信得到提升。“从现阶段看来,我们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被迫“留级”或生自卑

  尽管袁小姐的事例听起来十分圆满,不过也有家长担心并非所有的孩子都能接受在幼儿园继续待一年的安排。

  “无缘无故被‘留级’了,小孩子也会产生疑问和自我怀疑的吧。”有人如此质疑。袁小姐告诉记者,刚开始几天,儿子确实问过:“为什么我还要再上一年大班?”袁小姐回答:“因为你比同班的小朋友年纪小,上小学可能不能完全听懂老师的话,所以就在幼儿园再待一年,再长大一点。”对于这个理由,儿子欣然接受。

  不过,也有家长随即表示,孩子对这个事情的接受程度还真是因人而异。读者程女士告诉记者:“我读书的时候就有一个男同学8月份生的,家长让他晚读一年。小时候不懂的呀,大家都以为他是上一年留级留下来的,就都不要跟他玩,他也因此越读越差。我觉得这样对小孩的影响更大。”

  “小尾巴”未必跟不上

  这个问题也引来了不少曾经的“班级小尾巴”发言。去年刚工作的于先生坦言自己虽然是8月出生,但是在学校里适应得挺好,小学到大学一路走来,并没觉得自己在学习上有障碍。不过他透露,因为年纪与班上最大的同学几乎相差一岁,因此从生理方面来说,发育稍显落后。个头小,有时难免受到个头大的同学欺负。“当然,这种现象在进入初中后就好很多,一方面是因为生理的差距缩短了,另一方面也是大家都成熟懂事了,不再总孩子气的打闹。”

  记者又采访了多位有类似经历的过来人,绝大多数表示年纪小未必智力发育就滞后,因此家长对于7、8月生的孩子特别是男孩在班级里学习跟不上的担忧有些多虑。不过,有采访者也提醒:“其实真正要担心的倒不是学习问题,应变能力、社交能力等心智发育方面的问题才是年纪小的同学可能会碰到的。”

  专家建议修订特殊教育补充条款

  市教委相关人士表示,《上海市中小学学籍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本市小学入学年龄为6周岁,但如果幼儿园方面愿意接收孩子在幼儿园多读一年,孩子可以晚上一年学。不过,如果家长想把孩子入学年龄推迟一年以上,可能需要在入学时向学校方面说明情况。如无特殊原因,建议家长还是不要随便给孩子推迟入学时间。

  新黄浦实验学校特级校长、上海教育学会小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王洪伟表示,孩子的入学年龄不是由学校和家长决定的,而是由目前的《义务教育法》规定,儿童的法定入学年龄为6周岁。根据国际上统计的教育数据,儿童年龄相差一两个月,在生理、智力发育上一般不会呈现明显差距。因此,班级“小尾巴”不一定就学不好。

  当然,个体差异肯定存在。从让个体得到最适宜的教育角度来考虑,王洪伟建议可以借鉴中国台湾地区在普遍适用的教育法规之外再修订特殊教育补充条款的做法。比如,如果个体有提前或推迟入学的特殊需求,应该由监护人提出申请,随后交由社会专业人士包括儿童心理医生、幼教工作者等来评估,并最终根据个人情况给家长出具评估建议结果,供家长参考。这样既依法办事,又兼顾个体需求。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