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记者体验送奶工凌晨-1℃不扰民准点送奶过程

2011年12月12日 04: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运 选稿:袁松禄

  东方网12月12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清晨,当你从暖暖的被窝里爬起,打开家门口的奶箱,享用新鲜牛奶的时候,知不知道过去的这个寒冷的冬夜,送奶工们冒着最低-1℃的严寒,凌晨一两点上班,三四个小时里蹬着三轮车要送完300瓶奶,期间还要爬50多栋楼,3000多级台阶呢?昨天凌晨,记者来到光明乳业瓶装事业部广粤冷库,跟随送奶工人蹬三轮、爬楼梯、送奶瓶。体验了他们的艰辛,更体会到他们在把握准时准点和不扰民之间“独到”技巧。

  只穿软底鞋几乎不防寒

  凌晨两点,喧嚣了一天的都市终于显露出难得的宁静,街上除了偶尔驶过的出租车外,一片开阔。户外,最低-1℃的气温让人恨不得把所有裸露在外的身体部分都包起来。在这个绝大多数人都沉醉在梦乡的时刻,位于广粤路上的光明乳业华东社区部广粤冷库正一片忙碌,这里储存着约6000瓶鲜奶和酸奶,要供应附近40个小区,以及几所学校的早餐奶。

  “送奶工一点半到两点都要到岗。”光明乳业北区区域经理张箭说。此时,送奶工正根据“调度”的指令从冷库把一箱箱牛奶搬到自己的三轮车上。尽管天气寒冷,但他们脚上穿得都是轻软的运动鞋和帆布鞋。“为了不影响居民,所有送奶工无论男女只穿软底鞋。”张箭介绍。

  47岁的吴保洋只花了几分钟就把八大箱牛奶抬到自己的三轮车上。这个1999年就开始送奶的“老资格”送奶工个子不高,但脸上总是带着朴实的微笑。

  “今天这么冷,你做防寒保护了吗?”记者注意到他衣着单薄,只穿了内衣、一件毛衣和公司统一的外套制服,戴了顶薄薄的棒球帽。没有手套、没有围巾、没有口罩。

  “不冷,待会骑车就会热的。”

  -1℃下负重近百斤骑行

  吴保洋的三轮车车头套着三个篮子。车内装着八箱、约300瓶各种规格的牛奶、酸奶,就算每瓶只有2两,一车奶也有60斤,再算上车身、金属支架、箱子等重量,整车满载不下七八十斤。

  记者尝试蹬上吴保洋的三轮车,还没有骑出去车头就歪了,虽然没有翻车之忧但几乎寸步难行。后来好不容易稍微掌握要领,才骑十几米就觉得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且七歪八拐,几次差点要冲上人行道。

  然而年龄比记者大一倍的老吴骑上“座驾”,就好似姚明拿到了篮球一般轻松,在寒风中骑得又快又稳。

  凌晨两点多,正是最冷的时候,气象局预报的温度为-1℃。马路上偶尔走过的行人几乎都是缩着脖子,手插衣袋。可是老吴浑然不觉。送奶还不到半小时,他甚至脱下了毛衣,只穿外套和内衣。冷库中拿出的鲜奶瓶拿在手上一般人会觉得冰冷刺骨,但老吴却拿得非常稳当。

  “天冷的时候要特别当心路滑。”吴保洋每到一个小区必定会下车推行,一方面是怕天冷结冰路滑导致翻车,另一方面很多小区都有减速隔离带,如果骑车经过容易发生很大响声,惊醒熟睡中的居民,说不定还会导致奶瓶碰碎等情况。

  送奶地图摸黑也不出错

  凌晨2时30分,吴保洋来到第一个小区——车站北路716弄。这个小区全是老式的多层房子,没有电梯。进小区前吴保洋说,几乎每一栋楼都有牛奶订户,单单给这个小区送奶完毕,就要花上一个小时。如果楼内的奶箱统一安装在底层还好些,只要根据箱子对号入座即可,但如果是装在自己家门口,那就得一层层爬楼梯了。

  吴保洋的车里有十几个品种的牛奶、酸奶。有传统小口瓶装的,也有纸杯装的,光酸奶就有五种之多。在小区昏暗的灯光下,根本看不清牛奶的包装。可是吴保洋却动作飞快,熟练地从角落里一瓶瓶地快速抽出,一边拿一边还念念有词:三楼1瓶低脂、1瓶优倍;5楼2瓶高钙……一分钟内十几瓶牛奶、酸奶就安静地躺在篮子中了。

  “这么暗,你不会拿错吧?”

  “不会,这么多年了,哪幢楼哪家要送什么奶,放在车里什么位置,我都记得很清楚,不会搞错的。”吴保洋边说边一路小跑上楼送奶了。

  他的脚步十分轻快,蹭蹭蹭地就上了5楼,记者空手跟在后面都很难追上他的脚步。随后他轻轻打开奶箱,先小心取出空瓶,再把鲜奶放进奶箱,动作干脆利落。“居民都在睡觉,不能吵醒他们。”

  “口技”开灯轻重刚刚好

  由于小区房子比较老,有些楼层的楼道灯不那么灵敏,经过时根本不亮,一片漆黑。但是又不能像往常一样拼命跺脚“激活”它,怎么办?

  吴保洋有绝活,只听他嘴唇一撮,发出“笃”的一声,楼道灯都亮了。既管用又不扰民,这一口技在几个楼面都屡试不爽。有时碰到十分迟钝的“老爷灯”,口技也不管用时,只要吴保洋轻咳一声,“老爷灯”便乖乖听话般照亮楼道。

  更惊人的是,吴保洋似乎已经记住了哪栋楼哪几层的楼道灯是好的,哪几层得用“口技”,哪几层得轻咳才行。

  在接下来的几栋楼,记者体验了吴保洋送奶的过程。

  停下车,挑奶,尽管有老吴的指点,可是记者还是觉得脑子不听使唤,费了几分钟才把需要的七八瓶奶都放进了篮子。

  随后的爬楼过程,别看篮子不算重,但是难在又要快速上楼,又不能发出响声——不但脚步不能响,连篮子里的奶瓶都最好不能发出碰撞的响声,这简直是踩着鸡蛋走路,颇有杂技演员的味道。两楼、三楼、五楼、六楼……每到一层,看似老吴信手拈来的工作自己做总是觉得有千斤之重。有时用钥匙开个奶箱都觉得不顺,不能像往常一样发狠劲用力捣鼓,急得直冒汗。“新锁的确是比较难开。”吴保洋笑着替记者解围。

  在一栋光线不好的老楼,记者现学现卖,学起了老吴的“口技表演”,没想到几声“笃”以后,老爷灯依然“不给力”,还是老吴出马一声搞定。看来这个“口技”的拿捏分寸也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轻了灯还是不亮,重了,则还是可能扰民。

  和时间赛跑中途不喝水

  连续跑了十几栋楼后,记者早已气喘吁吁,而且出汗看似很爽,可是冷风一吹就开始头痛。

  吴保洋每个晚上都要送四个小区差不多五六十栋楼,具体要蹬多少路,爬多少次楼梯他自己也算不清楚。记者帮他简单算了一下,从冷库出发到四个小区再空车返回冷库,共计五段行程,每段行程保守估计按照400米计算,算上小区里推车的路总计2.5公里。

  然后是爬楼梯,就算每栋楼只爬三层,那么一个晚上要爬150-160层楼,每层楼十级台阶,要上下3000多级台阶,这样的运动强度相当于每天凌晨参加一场运动会。比运动员更苦的是,由于送奶有时间限制,为了赶时间,中途不能上厕所,送奶工一般中途都不喝水。

  凌晨4点左右,记者跟随吴保洋到了凉城路1188弄,这是个高层住宅小区。按理说,高层住宅小区应该可以轻松一些。可是事实未必,有些老式高层住宅的电梯响声很大,每停一层还会发出音乐,这样为了不扰民,送奶工就不能坐电梯,只能爬楼梯了。

  凌晨6点多,当天空微微透出晨曦,辛劳了一个晚上的老吴回奶站交车和空瓶,终于准备下班了。这段时间,不要说吃点什么了,就是连口热水老吴都没喝。“当然是准时送奶要紧,喝不喝水没关系。”吴保洋说,“待会8点去吃个早饭,中午再睡觉,如果睡着了就不吃午饭了。”

  “你自己喝不喝牛奶?”听到记者的问题,这个每天都要和300瓶牛奶打交道的送奶工突然愣了一下,随即腼腆地笑着说:“我给我小孩订牛奶喝的,自己不舍得喝。”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