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蜀道难?"回家路"更难! 难在抉择难在路上

2012年1月19日 04:00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杨育才 选稿:杨洋

  ■第一关:妻子陈述诸多便利,还找人拼车

  东方网1月19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已经在上海打拼10年的张启强,除了女儿出生前后的两年,每年春节都回成都老家过年。回忆起过去春节回家的经历,张启强连连摇头。“2003年,有老乡帮我淘到一张便宜机票,那应该是最舒服的一次了;2002年坐过一次大巴,躺得腰都快断了;大部分还是坐火车,但车票一年比一年难买。”

  2011年6月,小有积蓄的张启强软磨硬泡,终于征得了妻子的同意,买了一辆私家车。他平时上班不怎么开,4000多公里的里程,基本都是在双休日带着女儿到上海周边游玩时累积的。

  元旦刚过,春节即至。怎么回家,又一次摆在了张启强的面前。“我以前也给老婆说过,干脆开车回去,她最初死活不同意,怕不安全。”

  然而,车票难买,机票价高,面对严峻的形势,妻子的态度渐渐有了改变。张启强向妻子陈述了开车回家的诸多便利:点对点到家,不用再去火车站人挤人;来回都可以多带东西;中途还可以自由安排行程,想在哪里玩一天随时可以停留。

  看着妻子犹豫不决,张启强继续“进攻”,“就拿费用来说吧,火车票买不到,就不说了;坐飞机来回,一家三口要八九千近一万元;这还不算两头坐车的钱;开车来回也就四千元左右,回到家亲戚家走动串门也方便。”

  为了让妻子彻底同意,张启强使出了“最后一招”,找个老乡和自己轮换开车。在网上的拼车信息中搜索一番之后,他选中了一位自称刚刚大学毕业的老乡小胡。

  “我先给他打了电话,然后还过去跟他见了一面,感觉小伙子挺老实的,就定下来了。”张启强对记者说,小胡还主动说要给他600元作为车费,他只收了400元。

  ■第二关:功课

  线路有备选,微博关注路况

  出发前的两个星期,为开车回家做准备,就成为张启强每天要做的事情。尽管汽车刚做过首保,张启强仍然把车开到4S店做了一次检测。他还根据论坛里车友们的建议,将随车物品列成一页长长的清单。

  在张启强传给记者的清单中,除了驾照、行驶证、车用充电器、导航仪、热水瓶等常用物之外,还有足够一天的干粮、急救包、车用灭火器甚至拖车带等。

  在看过了至少10篇“路书”(很多有过自驾经验的驴友在网上发布的经验帖)之后,张启强选定了回家的路线:从上海出发,经合肥、武汉、宜昌、恩施、南充至成都。但给记者的清单中,他还提供了一条备用路线,从合肥北上西安,再经广元、绵阳到成都。“我查了沪渝高速沿线天气,这条高速经过的湖北西段是山区,常有雨雪冰冻天气,如果不走运遇到,就改走西安这条线,也就多出100来公里。”

  路线确定后,张启强最关心的就是沿途天气。“2008年春节,我一个朋友从西安开车回昆明,遭遇罕见的冰冻天气,在路上被堵了两天,吃尽了苦头。”

  从出发前一周开始,查看沿途各地的气象预报,就成为张启强每天必做的事情。“火箭上天都需要发射窗口,咱也选个好天气出发,天气好了,在路上心情也就好了。”

  在张启强的笔记本上,记着沿途各省高速路况的查询电话;他的微博中,也临时关注了安徽、湖北等省市的高速交警大队。

  ■第三关:紧张

  目睹惨烈车祸,手心冒汗

  1月15日晚,将行李和大小包裹塞进后备厢之后,张启强和妻女早早睡下。那一晚,他只睡着了一小会儿,凌晨三点就醒了,然后迷迷糊糊睡到5点。

  次日6点半左右,张启强开车到人民广场接上小胡,然后开上延安路高架。7点整,记者在徐泾收费站和他会合,两车一前一后,启程向西。下了两天的雨终于停了,阴天,能见度很好,抬头就能看到虹桥机场上空频繁起降的飞机。

  起初段可谓一帆风顺。沪渝高速在浙江段的车流量不大,有时候甚至前后都看不到一辆车。这让张启强比前一晚显得轻松多了。一边听着CD,一边乐呵呵地对妻子和小胡说:“照这样开下去,两天就能轻松到家。”然而接下来的两起车祸,不禁让张启强和记者都揪心起来。

  1月16日上午10点半左右,在行驶了300多公里后,两车驶入安徽境内的新竹服务区休息。在加油时,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向我们讲述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起惨烈车祸。“就是今天早上6点多,从芜湖到宣城方向,一辆商务车和大卡车追尾,听说车上8个人死了7个,好像还是一家人。”

  11点40分左右,我们又亲眼目睹了另一起车祸。在G5011转向G50沪渝高速的匝道口,一辆小车和一辆面包车横在路上,将匝道死死封住。三厢的小车被撞成了“两厢”,小面包车更是撞得“四脚朝天”。小车旁,一名40来岁的男子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右脸全是血;面包车外,一个年轻男子搂着他的恋人,姑娘惊魂未定,面无表情。

  事故车辆堵住了G50匝道,我们不得不继续北上合肥,从合肥转入沪蓉高速前往武汉。

  两起车祸,让张启强和妻子都感到了紧张。跟在他车后的记者发现,他的车速,从此前的120码,降到了100码左右。在小胡的建议下,我们当天晚上住在了荆门市。小胡说,武汉市区太大,容易堵车,早晚进出市区就得一个多小时。在吃饭时,张启强偷偷告诉记者,第一次亲眼看到撞得那么惨的车祸。“一路过来,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都出汗了。”

  ■第四关:天气

  预报是小雨,结果是大雾

  尽管心情紧张,四肢疲惫,但至少第一天的行程,和预想的一样,还算顺利。张启强和小胡都知道,真正的考验,是在过了宜昌之后的山区。

  从荆门到宜昌,只有短短100公里左右。1月16日晚上的天气预报显示,宜昌17日白天小雨。

  1月17日早上8点,两车从荆门出发。然而,此时的天气和预报的不同,没有小雨,却出现了不小的雾气。在记者电话提醒之后,张启强才在小胡的帮助下打开了雾灯。快到宜昌时,雾气渐浓,路上的能见度只有200米左右。

  除了大雾,车流量也陡然增加。原来沪蓉线西段尚未全通,开往成都的车辆,在经过宜昌之后都转到了沪渝高速。大雾加上突然增加的密集车流,令张启强有些手足无措。此时前风挡内出现了一层模糊的雾气,他刚打开空调冷风,女儿就说太冷。他不得不赶紧关掉空调。无奈之下,坐在副驾上的小胡用毛巾帮他一遍遍地擦拭着玻璃。

  ■第五关:堵车

  熄火七八次,乘客就地解手

  在宜昌至恩施之间,沪渝高速穿行在高山峻岭之间,出了隧道就是桥,过了桥又是隧道。尽管雾气渐浓,但记者发现,和张启强一样,很多车辆都没有打开雾灯。甚至穿行在隧道之中,很多车辆都不开大灯,让人不禁胆战心惊。

  随着海拔的提升,雾气渐渐变成了雪花。道路左侧的山坡上,雪雾相接;道路右侧,是白雾掩盖着的深渊。在临近G50沪渝方向1248公里处,我们在一条长上坡道上遭遇了此行的第一次大堵车。车尾红灯形成的长龙,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每一两分钟,才能往前挪动三四米。一些内急的乘客,只能利用车门遮挡,就地解手。

  因为紧张,或许还因为车子装得太满,在频繁交替的起步和停车中,张启强熄火了七八次。其中一次还往后溜了近1米,险些碰到后面紧跟的车辆。

  整整两个小时之后,前面才逐渐出现松动,车速也开始快了起来。前方是8.6公里长的金龙隧道,也是沪渝高速湖北段最长的隧道。隧道两头,完全是两重天,东边雪雾遮天,西边却早已雨歇雾散。接下来的路,一路畅通,直到看到收费站上方的“成都”两个字。

  如果说以往的每一年的春节体会到的是“回家难”,那么这一次的自驾让张启强真正体会到了“蜀道难”的感觉,“每天上下班代步的开车和2000公里自驾,的的确确是两码事。”好在,无论如何,3天2夜,终于到家了,但,还有回去的2000公里呢。

  四川白领自驾返乡

  ●上海-湖州-合肥-武汉-宜昌-恩施-南充-成都

  ●全程2000公里,行程3天2夜

  18日晚上6点左右,导航仪里传出“目的地就在附近,本次导航结束”。张启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回头抚弄着7岁女儿的头发,“我们拢(到)家了!”他的四川话中,满含着欣喜和疲惫。

  又到一年回乡时,2亿多中国人就像候鸟一样,每年春节,从打拼的地方返回老家过年。张启强就是这群庞大“候鸟”中的一个。

  回家的路有很多条,但在临近春节时,每一条走起来都不那么容易——飞机票太贵,一分钱折扣都没有;火车票更是一票难求,实名制打击了黄牛,也阻断了购买转让车票的途径。往年春节前炙手可热的“火车票转让”信息,在赶集网、58同城网以及百姓网等网站里均已被关停,取而代之的是“春节拼车回家”栏目,在这个栏目中登记信息的,有私家车主,也有乘客,甚至还有一些大巴车司机。

  2011年,在上海一家健身房连锁店担任店长的张启强买了私家车,这也改变了他的回乡之路。他决定今年春节开车回家,除了一家三口,他还捎带了一位单身老乡。

  作为一名只有4000公里驾驶经验的新手,张启强的自驾回家之路是否平坦?1月16日一大早,晨报记者驱车跟随张启强一家从上海出发,全程体验2000公里自驾回家路上的酸甜苦辣。

    综合专题:2012春运    

    实用专题:2012上海春运实用指南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