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视野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被父母抛弃医院10个月 患病儿等父母来救"心"[图]
2006年10月27日 02:41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在重症监护病房,小三毛管女护士叫“妈妈”。
 

    年仅一岁半的女孩三毛,因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肺炎和严重营养不良,被父母“遗弃”在儿童医院整整10个月了。医院曾找到免费手术的机会,但因为没有父母的签字,三毛错过了。如今,眼看着第二次免费手术机会又将错过,医院焦急地期待着:三毛的父母,请你们尽快来救救自己的孩子吧!
  
  三毛大名叫吴思敏,去年12月31日入院时,已经奄奄一息。当父亲吴业军得知孩子的病情后,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三毛患的是先天性房间隔缺损,但只要做一次小小的心脏手术,就可以成为一个健康的孩
子。
  
  今年4月,一位企业家愿意捐款5万元帮助孩子动手术,但因为没有父母的签字,无奈错过。今年9月,上海儿童医院成立了“童心基金”,专门救治家庭贫困、身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只要家属提出申请,医院审核,如能通过就能落实经费。但因为找不到三毛父母,三毛可能面临着再次失去手术的机会。而目前是她手术的黄金时期,一旦错过,难免术后效果会受影响。
  
  根据当初住院时留下的地址,记者辗转找到了三毛的伯父和伯母。面对孩子的命运,这对当初为侄女垫付了很多医药费的夫妻落下眼泪。由于不是法定监护人,他们无法为三毛的手术签字,唯一的办法是尽快找到弟弟或弟媳。
  
  被“遗弃”在医院的三毛焦急地等待着生她的父母再给她一次新生……
  
  昨天,在儿童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里,有的孩子安静地躺着,有的孩子声嘶力竭地哭着,只有三毛乖巧地坐在护士的办公桌上。护士邱佳瑜正在喂她吃中饭。

  重症监护病房里20余名女护士个个都是三毛的“妈妈”,可她没有“爸爸”。邱佳瑜担心,三毛不开口的原因是不愿叫爸爸。

  “刚来的时候她面黄肌瘦,头发很稀疏,胳膊和腿细得像小香蕉,袜子穿在她腿上会滑下来。6个月的孩子只有3个月孩子那样大小,‘三毛’这个外号就是从那时叫起来的。”邱佳瑜说,三毛现在越长越漂亮了,只要再做一次小小的心脏手术,就可以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

  只是,因为缺少父母的签字,手术成了三毛跨不过去的一道槛。

  护士轮流带她回家感受“家庭”温馨

  今年3月起,医院给三毛的父亲吴业军曾打过无数次电话,可对方总是以忙为理由,推脱自己不能来医院。有一次,院方郑重地告诉吴业军,把孩子放在医院的行为属于“遗弃”,他要承担法律责任。那次通话之后,只要医院再打电话给他,吴业军要么干脆不接要么就直接掐断电话。

  “三毛有自己的父母,而且有他们的联系电话,因此手术必须在他们签字之后才能实施,这是必备条件。”重症监护病房主任腾国良说,因为没有父母签名,今年4月的一次免费手术机会只得让给别的孩子。

  三毛在重症监护病房里慢慢长大。每个星期她都会收到一两件新衣服,护士们一有好吃的食物,就会往她嘴里塞一点。“她是个‘人精’,大家都把她宠坏了。”护士邱佳瑜说,谁要是对她凶后再想去抱她,小三毛的脑袋会摇得像拨浪鼓;而谁要是对她好,只要听到这个人的声音三毛就会立刻从床上爬起来,要求对方抱。

  但是,医护人员的爱肯定比不上家人的爱。

  “大家忙起来就顾不上她了。如果让她在病房里走动,会担心她乱动仪器,因此只能将她放在床上。”邱佳瑜说,三毛这个阶段需要学说话、练习爬、学走路。有时,护士会轮流将她领回家,让自己的家人陪伴她,让她“学习”家是怎样的。

  今年9月,上海儿童医院成立了“童心基金”,专门救治家庭贫困、身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只要家属提出申请,经医院审核通过就能落实经费。

  三毛的第二次希望来了。可三毛的父母,你们在哪里?

  大伯欲回家为三毛寻父

  三毛的父亲吴业军在病历卡上留下了座机和手机号码。昨天,记者拨通座机后,一位女子接起电话。当她得知记者要找吴业军就立刻挂断电话。此后,任凭记者多次拨打,始终没人接听。记者只得拨打吴业军的手机,但接听者自称姓李,住在青浦,是吴业军的老乡,手机是对方送给他的。

  记者决定按照病历卡上登记的“宝山区大场镇红光村王家池13号”的地址去寻找吴业军。由于“王家池”没有门牌号,打听了近30余户之后,记者才找到13号,但无人知道吴业军。正当记者颇感沮丧时,一位村民透露,吴业军的哥嫂夫妇就住在13号旁的店铺内。

  听说侄女的近况后,吴业军的哥哥吴业明忙问:“哥哥嫂子能不能代替签字?”得知不能替代后,他转身将店铺门掩上,坐在凳子上闷闷地抽起了烟。

  吴业明告诉记者,弟弟30多岁才结婚,妻子和他相差10岁。孩子出生后,身体不好,一直住院。去年12月31日,孩子嘴唇发紫,不能呼吸,吴业明等三人立刻将孩子送往医院。“路上,我不停地给孩子做人工呼吸,才救回孩子一条命。”

  后来,吴业军和妻子大吵了几架,妻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破罐子破摔”的吴业军今年4月回到老家后,就此失去了联系。

  吴业明说,他会赶紧打电话回安徽老家,让父亲帮忙寻找弟弟。如果父亲寻找弟弟未果的话,他打算回老家亲自去找。不过,吴业明也有自己的担心。“如果孩子获救了,吴业军的妻子也回来了,一家人大团圆是最好的结果。”可万一孩子获救后吴业军不养这个孩子,那只能由他这个哥哥来养三毛,这将使他的生活面临较大困境。因为吴业明已有三个孩子,且都在读书。

    记者手记

  请给孩子“生”的权利

 今年6月29日,在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内,三毛度过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生日。看着开心的三毛,医护人员却有说不出的难受。由于重症监护病房里四季常温,三毛不懂何为冬天、夏天,也不知道什么是家。

  三毛并不是唯一被父母遗忘的孩子。1岁女孩娜娜因脑出血,智力略受损,家长在一次探望之后便从此“失踪”,娜娜由此在重症监护病房住了大半年。

  儿童医院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孩子拍一张照片,附在信后寄给他们的父母,希望他们看到照片后能来接回自己的孩子。信里这样写道:“如果孩子长大后,知道自己曾经被‘遗忘’在医院,不顾一切地去找你们,问你们为什么不要他了,你们怎么回答?”

  收到信的父母,有人流着泪接回了孩子,有人依然无动于衷。

  “孩子一旦出生,就享有人生所有的权利,这是每一个父母没法逃避的责任。”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家属或单位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它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所以医院即便想要负责,也难以逾越国家的法律。

  三毛的父亲没有消失,所以伯父伯母不能签字;三毛的病情没有危及生命,所以医院不能擅自手术。三毛是否可以不眼睁睁错过一次又一次康复的机会?按照推论,可以做到。

  确认孩子监护权时,一般有法定、协商和法院指定三条途径。如果法定监护人父母找不到,可以先找孩子的爷爷奶奶等直系亲属或者可以和法定监护人所在地的居民、村民委员会联系,让其协商指定由谁成为孩子的监护人。

  如果前两种都不成立,医院作为利害人,尝试向法院申请公告,寻找孩子父母。如果届时父母仍然不出现,请求法院宣告孩子由政府监管。然后尝试通过卫生行政部门或民政部门等相关机构对孩子实施救助。

  但是,目前这些仅仅只能是预想。

选稿:顾卓丹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毛懿
相关新闻|news
·六岁白血病患儿命悬一线 苦等34小时终获"救命药"  2006年10月23日 08:13
·气温骤降儿医中心门诊量23日激增 儿童腹部保暖正当时   2006年10月24日 02:52
·家长"万金"打造5岁宝贝生日宴 是否有必要如此豪华?  2006年10月20日 03:32
·幼儿园规模不得超过 15 个班级 "学前教育计划"出台  2006年10月19日 12:55
·"比比"带娃娃体验悲喜 沪上首个幼儿情绪课程启动   2006年10月18日 03:32
·手术仅一月新肾脏竟神奇长大 小肾脏救活花季男孩  2006年10月14日 12:57

  • 地铁2号线世纪大道站明"开封"
  • 5公交线路28日调整
  • 周一入秋双休日再遇寒流
  • 社区看病减免挂号及诊疗费
  • 青年创业有机会拿到百万贷款
  • 公民入伍后本人及家属享优待

  • 寓教于乐儿博馆
  • 25日回暖26日起降温 申城近几日天气依旧湿冷
  • 周正毅再陷"诈骗"泥潭 "上海地产案"日前在香港开审
  • 关闸避咸潮致鱼缺氧死亡 调查揭开浦东死鱼之谜
  • "金九"未现"银十"基本破灭 沪新盘成交量保持低谷
  • 谁保这水塔记忆 弄堂老居民奔走呼吁"不要拆"[图]
  • 沪838条同名路从此泾渭分明 路名拒绝"黄金""钻石"

  • 模特体验上海新郊区生活
  • 将高中考试习惯带入大学 大学新生患"做题强迫症"
  • "巫婆"迎宾吓坏幼童 麦当劳万圣节策划引争议
  • 宝洁:SK-II退货统一销毁 沪上商场未关闭退货门
  • "贼老大"手下每月工资800元 偷盗过千元额外有奖
  • "朝九晚五"成群结队进出房间 邻居猜疑小区神秘客
  • 超高货车拉断公交架空线 沿线4条线路电车运行瘫痪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