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黄浦江首次大规模暴发绿萍 疑与梅雨、太湖泄洪有关

2008年6月25日 04:08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葛志浩 实习生 张玉叶 选稿:施卿

image

图片说明:昨天上午,水域保洁工人在黄浦江中游的松江泖港拦截打捞绿萍。

  形如荷叶,直径却不到0.5厘米,“体格”是荷叶的数百分之一,给河道景观带来视觉污染。最近,在黄浦江、苏州河等本市主要河道中,一种体形细小的绿色水生植物———“绿萍”的入侵引起了过往行人的注意。记者昨日与水域市容环卫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起打捞绿萍,结果发现,由于今年梅雨季节高温多雨,绿萍肆无忌惮地占据了黄浦江上的重点水域,这在申城历史上尚属首次。

  今年已打捞2000余吨绿萍

  “近几年绿萍都有暴发,但以往都是在苏州河上游形成威胁,今年则首次在黄浦江上游大规模暴发,甚至连重点水域都受到了侵袭。”水域市容环卫管理部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记者在黄浦江岸边看到,呈颗粒状的绿萍此时已或多或少地漂浮在水面,凑近观察,这些绿萍每个都像是微缩之后的小荷叶,通体翠绿,且没有淤泥染身。不过,随着船只前行,来到离黄浦江重点水域较远的地方,这些单个体态渺小的绿萍就不再那么漂亮,尤其当成千上万的绿萍聚集在一起时,仿佛给河道盖上了一条厚厚的绿毯。

  在松江泖港一处绿萍打捞站,绿萍已在河道一侧“扎堆”。虽有数名工作人员不停地收回捞网,但刚打捞完毕,水面很快又被随风飘来的下一波绿萍覆盖。“这些绿萍不仅成为视觉污染,同时还可能成为水上垃圾,如果不及时打捞,甚至可能在奥运期间对本市一些景观水域造成严重影响。”市容环卫水上管理处科长金浩说。

  最近,相关河道的工作人员几乎一刻不停地打捞绿萍,截至6月22日,他们已打捞出了2195.8吨绿萍,但另外一个数字同样令人担忧,目前全市每天还有120吨的“产量”,为此,他们不得不在苏州河、黄浦江以及泖港等多处设置拦截库,时刻监测绿萍的生长动向。

  绿萍生存能力引人担忧

  据介绍,虽然本市的绿萍绝大多数来自于黄浦江上游地区,由于它们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因此一旦人们大意,绿萍便可能找准机会在本市安家落户。此外,业内人士怀疑,今年的绿萍可能已经不像以往,不仅生命力超强,而且体形偏小不易打捞。

  “就像水葫芦那样,理论上应该捱不过0℃以下的寒冷,但经过年初的冰冻雨雪天气后,我们竟发现有一些水葫芦安然越过了冬天。”这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绿萍和水葫芦无论生长特性还是其繁殖力都类似,既然水葫芦能突破自己的“生存极限”,绿萍也很有可能在生存能力方面发生了“变异”,更能适应环境变化。

  让管理部门担心的是,由于此前本市并未遭遇像今年这么大范围的绿萍,因此主要是针对水葫芦的打捞工具,网孔都比较大,身形小巧的绿萍往往从中漏过,打捞效果不甚理想。

  梅雨及上游泄洪促成暴发

  据介绍,今年绿萍大规模暴发的原因在于,最近黄浦江以及苏州支流中的绿萍随着泄洪排水进入这些水域,再加上眼下的黄梅天气进一步助长绿萍嚣张气势。

  气温在20多℃、相对湿度在67%-95%,眼下类似的天气成就了绿萍的绝佳生长环境。长江水环境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李建华表示,目前本市出现的梅雨天气,还带来了大量营养源,比如没有能及时清理的垃圾,还有部分市民随便丢弃的废物,都可能被冲到水中,造成水体富营养化,为绿萍提供大量“养料”。

  至于绿萍的存在是否会影响本市的水质,华东理工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陆柱认为,绿萍与蓝藻不同,蓝藻腐烂后会释放有毒的藻毒素,而绿萍一般不会。因此,绿萍对申城水域的影响主要是视觉景观方面的污染以及可能对河道航运的影响;而李建华则认为,绿萍会消耗水体中的氧气,所以任其发展的话,水体缺氧会导致鱼虾的缺氧,从而破坏生物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