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晨报视野>>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绑架结拜姐妹致其死亡 女儿 杀人6旬老父帮忙碎尸

2009年5月25日 05:49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姚克勤 选稿:袁松禄

  帮朋友疏通关系不成,收取的40万元“好处费”却已花得所剩无几。在朋友一再催逼下,姜红绑架杀死结拜姐妹,又向其儿子勒索30万元。而姜红的老父亲姜海波念及亲情,竟残忍地帮助女儿肢解了尸体,还试图将尸块丢入马桶中冲走,岂料部分内脏堵塞管道后从楼下居民的马桶中泛出。宝山警方经过缜密侦查,于案发当天将父女两人抓获归案。

  昨天,宝山检察院向晨报透露了该案详情。日前,该案经宝山检察院审查后,姜红、姜海波分别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帮助毁灭证据罪被移送市检二分院审查起诉。

  马桶内泛出人体内脏

  今年1月6日,家住宝山区行知路某小区2楼的房阿姨发现自家马桶里泛出许多“生牛肉”状的不明肉块,于是叫来物业人员帮忙清理。令物业人员感到诧异的是,不仅马桶里积满了肉块,连管道也被完全堵塞,用工具居然掏出了几脸盆肉块。居民和物业公司觉得事情蹊跷,便拨打了110报警。经过鉴定,这些不明肉体竟是人体组织,民警立即对整栋楼进行了布控封锁,并对楼里的居民及住所进行排查。

  据居民们反映,该楼房为一梯两户,下水管道系独立垂直排布,因此肉块来源只可能是3楼至顶楼的居民家。民警走访发现,5楼刚搬来的一租户具有重大作案嫌疑。案发不到4个小时,警方便将房客姜红及其父亲姜海波抓捕归案,一件骇人听闻的碎尸案也随之浮出水面。

  原来,现年30岁的姜红系安徽凤阳县人,从小随父亲一起来上海,初中毕业后一直经营照相馆生意。去年11月,姜红的一位好友带其表兄汪某来找姜红,委托姜红将汪某手下一名包工头从公安局保释出来,并承诺给姜红40万元报酬。数天后,汪某按约将40万元现金交到了姜红手中。姜红与丈夫托了几位朋友都未能将包工头保出。见事情无望,汪某遂要求姜红退还“好处费”。但40万元已被姜红借出去15万元,再除去付店面房租和自己零花外,只剩下11万元。在汪某一再催逼下,走投无路的姜红萌生了绑架“四川大姐”阿菊勒索钱财的念头。

  为还债杀死结拜姐妹

  50岁的阿菊系四川人,十多年前在照相馆与姜红相识后,经常一起逛街聊天,几年前还结拜为姐妹,姜红一直亲切地喊她“四川大姐”。一直想投资做生意的姜红曾借给阿菊40多万元用于投资,在请客送礼上也花去了10几万元,但生意却始终没有起色。更让姜红感到不快的是,向阿菊借钱还债遭到拒绝,得不到回报的姜红逐渐对阿菊产生了怨恨。

  为实施绑架计划,姜红在行知路某小区租了一处两室一厅的房屋,从家里拿来安眠药,又在超市买了水果刀、封箱带和咖啡。一切准备妥当后,今年1月2日上午10时许,姜红打电话给阿菊,称愿意借钱给她,并约她到该出租屋来取钱。不到半小时,阿菊便兴冲冲地来到约定地点,坐在沙发上与姜红喝咖啡聊天,却不知道咖啡中已放了10多粒安眠药。阿菊喝完咖啡后沉沉睡去,姜红便用封箱带捆住阿菊双手,又用塑料袋把她的头部套得严严实实,阿菊最终窒息死亡。姜红便把尸体拖到卧室藏在床箱内。

  第二天上午,姜红用阿菊的手机发短信给阿菊儿子,称阿菊欠自己30万元,要求他下午1点前把钱打到工商银行的账户上,否则便向司法机关起诉阿菊,然后又给阿菊的公司打电话称阿菊外出有事暂不回来,最后关掉了手机。

  6旬老父彻夜帮忙碎尸

  姜红决定将阿菊的尸体运至老家埋掉,便想到让在青浦打工的父亲姜海波帮忙。1月4日下午,姜红来到姜海波所在的工厂,为骗取父亲同情,她谎称因阿菊拍了裸照要挟自己,不得已才将其杀死。闻知女儿杀了人,姜海波要求姜红去自首,但一想如果姜红被抓,他这辈子就算完了,最终决定帮女儿运走尸体。

  姜海波来到出租屋后,发现尸体较大不易搬运,他考虑再三后,让女儿找来菜刀在浴缸内肢解尸体。姜海波将内脏等软组织丢入马桶内冲走,头颅和衣物带回青浦的工厂丢入锅炉焚毁。1月6日上午,姜海波与姜红再次回到房屋内,把尸体躯干和四肢上的肉割下来丢入马桶冲走,其余部分则放在包中准备运走。就在父女俩准备离开房间时,民警找到他们并带至派出所调查。经审讯,姜红和姜海波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嫌犯归案后悔不当初

  提审中,姜红后悔异常,表示认罪伏法,并愿意配合检察机关尽快审结此案。对父亲因帮助自己毁灭罪证触犯法律的行为,姜红表示都是自己犯下的罪行,当初不该让年迈的父亲也牵扯进来。姜海波在提审中表示,因想帮助女儿隐瞒罪责,不仅没有成功劝阻女儿投案,反而协助女儿犯罪,后悔也来不及了。

  案发后,宝山区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参与案件性质讨论,提出了在查清犯罪动机、犯罪手法、分清犯罪中所起的作用等方面的指导意见,为该案侦破后的批捕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