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视野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14年的女娃一朝变成儿 内蒙古双性儿欲来沪定"性"
2006年8月15日 03:20
[我要留言]

  如果一切还像原来一样,兰儿(化名)想穿上自己那件漂亮的花格子衬衫,梳两根整齐的小辫子,然后跑到大街上大声召唤小姐妹们,一起爬上村子后面那繁花盛开的山坡,采摘五颜六色的小花,然后一朵一朵地插到头上。兰儿想到这里时腼腆地笑了,“她”喜欢和小姐妹们比谁更漂亮。但现在一切都变了,在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的一个小山村里生活了

  14年的她,却被来自上海的医生检查出同时具有男女两性器官,诊断结论认为,“她”实际上更应该是个男孩。

  养了10多年的“女儿”竟然是个“儿子”?这个消息对兰儿的父母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兰儿朝夕相处的那些女同学会如何目瞪口呆?左邻右舍的乡亲会如何蜚短流长?兰儿成了男孩以后该如何继续生活?如果可以,父母宁愿兰儿继续做他们的女儿,但他们最终还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决定近日赶赴上海,为兰儿最后定“性”。

  1【改变·意识

  “她”曾是乖女儿、好姐姐

  14年前,兰儿降生在包头市固阳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兰儿的父母老刘夫妇非常肯定自己生了个女儿,因为兰儿从外表上看就是个女孩,于是老刘夫妇就把兰儿当“女儿”养了起来。

  兰儿所在的村庄群山环绕,土地贫瘠,走出这个村只能靠一条干涸的河床,穿过20多公里长的河床才能到达一条柏油马路。但每当雨季来临,河床里便涨满了水,这里便与世隔绝了。

  但兰儿的父母非常疼爱这个“女儿”,常常穿过河床到外面去为兰儿买新衣裳,将兰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每天早上,兰儿的母亲总会给兰儿梳两根整齐的小辫子,然后才打发“她”去找村里其他小姐妹玩。后来老刘夫妇又为兰儿生了个弟弟,兰儿便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大约在7岁的光景,洗衣服、做饭、照顾弟弟,兰儿样样都能做得让父母满意。

  到了上学的年龄,老刘夫妇将兰儿送到了40多公里外的固阳县城去读小学,村里没有学校。当时兰儿和“她”的一些女同学租住在学校附近的民房里,同吃同住,冬天都挤到一个被窝里睡,兰儿过得像其他女同学一样正常。懂事的兰儿学习认真,每门功课考试都在90分以上,老刘夫妇每个星期给“女儿”5块零花钱,但兰儿常常舍不得花,一个星期下来总会把剩下的钱再交还给父母。兰儿喜欢干净,每逢周末就会花几毛钱和自己要好的女孩到县城的澡堂子去洗澡、戏水,至今兰儿都说,那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却出现

  但在兰儿12岁左右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身边的女同学个个都来了月经,兰儿却没有。女同学们安慰“她”:“你又瘦,又小,体质差,也许再过些日子就会来的。”

  然而,该来的没有来,不该来的却出现了,兰儿的腹股沟处渐渐出现了两个肿瘤状突起物,还时常伴随着肚子疼,疼得厉害时连路都走不动。老刘夫妇只好带着兰儿四处求医,却久治未愈。

  去年暑假时,老刘夫妇带着兰儿到了包头市中心医院。经过检查,该医院外科医生张存贵否定了以前其他医生对兰儿的诊断。就在老刘夫妇欣喜地认为“女儿”有救时,张存贵却告诉他们:兰儿腹股沟处的两个肿瘤状突起物其实是男性睾丸,“她”应该是个男孩才对。

  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这怎么可能啊?她是女孩子啊!”这个诊断结果大大超出了老刘夫妇的想象。

  男孩意识已醒,女孩习惯难改

  日子还在继续,暑假过后,兰儿升入了初中。

  这时,兰儿剪掉了心爱的辫子,“她”说,这是因为觉得梳辫子不方便,但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当留着短发的兰儿穿上了学校男女统一的新校服走进校园时,看上去就是个男孩子,虽然显得有些瘦弱单薄,但文静的“她”引来了新同学的喜欢。

  兰儿还记得,开学第一天,就有好几个男生过来搂住“她”的肩膀邀“她”一起玩耍,兰儿脸红了。诊断之后,兰儿已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但面对男女角色的突然转换,兰儿仍有些无所适从。

  还是以前小学的女同学替兰儿解了围:“她是女的!你们干什么?”男生们面红耳赤地跑开了,但兰儿的心却更沉重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该跟男生在一起,还是该跟女生在一起?最麻烦的还是住宿问题,兰儿仍然和一些女同学租住在一间房子里,以前大家脱衣、睡觉这些平常的活动,现在已经让兰儿极为尴尬了。

  虽然兰儿表现的还是女儿身,但“我是男孩子!”的意识正在逐渐苏醒。倘若遇到姐妹们相邀去洗澡时,兰儿更是极力推掉,“再也不敢和她们一起洗澡了。”

  更为尴尬的是上厕所,既然一直以来都是以女生示人,那自然是去女厕所。

  但有一次,兰儿在女厕所时正好被一名女老师碰上。兰儿扭头就跑,“她”怕解释,“她”不是男生,但“她”又不能说自己是女生,兰儿委屈地流下了眼泪。

  2 女儿变儿子,一个家庭的巨大代价

  ■初诊医生回忆

  张存贵医生向记者回忆了整个诊断过程:当时他给兰儿做了B超等检查,结果发现兰儿其实是个双性人,但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病例,就他所知,整个包头市的医生都没有救治过这种病人,于是就向上海市新华医院泌尿科主任陈方求助。在陈方的电话指导下,张存贵又为兰儿做了染色体等多项检查,最终结果显示兰儿的染色体是男性,而且“她”没有子宫、卵巢等女性器官,所以通过手术将兰儿变回男孩才是正确的治疗方法。

  ■父母第一反应

  这样的医治建议却遭到兰儿父母的极力反对,纯朴的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诊断,他们不敢想象村里人的眼神;不敢想象人们称呼兰儿“二尾子”(当地对不男不女的称呼),更不敢想象同学们看到兰儿的反应。

  被迫搬家,被迫换学校

  就在兰儿为自己的性别感到尴尬、委屈、痛苦时,上海新华医院泌尿科主任陈方、包头市中心医院张存贵医生仍然一直与兰儿的父母老刘夫妇保持着联系。陈方劝说他们:“孩子没有子宫、没有卵巢,即使通过手术把他变成女孩,他还是不能像正常女性那样分泌雌性激素,将来会是个不男不女的人。”

  今年2月份,老刘终于鼓足勇气,带着从亲戚那儿东借西凑的1万元钱,把兰儿领到正在包头会诊的陈方面前。陈方给兰儿做了手术,将其睾丸下降固定。陈方说:“这只是手术的第一步,等伤口愈合后,需要到医疗条件好的上海进行第二次手术,整形孩子的男性器官,这样才能恢复他的真实身份。”

  兰儿向自己本来的性别迈出了一大步,但“他”的家庭却深深陷入了困顿。女儿要变成儿子了,为避免风言风语,他们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搬家,换学校。

  今年春节后,兰儿一家已搬离原先的村庄,到了一个离家50多公里的山沟,那里有一大片田地。田地是别人的,兰儿的父母寻到了替人种田的差事。雇主在田边盖了一排简易宿舍,兰儿一家住在里面,不远处还有一条大河,最近的村落在一里外。在这里没人认识他们,也没人去注意兰儿是男是女,而他们家也与当地人几乎没接触。

  没钱让“他”变回真正的儿子

  “但兰儿的第二次手术费怎么办呢?第一次手术费的一万块钱都是我向亲戚们好说歹说借的,再做第二次手术,我上哪里去弄钱啊?”面对才变了一半的“儿子”,老刘日夜都在责问自己。

  当晨报记者在山间泥泞中走了整整十里路来到兰儿家时,放暑假的兰儿穿了双粉红色的拖鞋在家里洗衣服,“他”的弟弟跑到外面去“疯”了。兰儿的脸很白净,短发也梳得整整齐齐。14岁的“他”手指已变粗,胳膊上也隐约凸现着肌肉,从侧面看,完全是个男孩子。

  兰儿对记者说,有时“他”也会在家穿一些以前买的花格子短袖衫,习惯了。兰儿话不多,“他”说,闲着的时候喜欢拿出以前和要好的女同学拍的照片看,一张张笑脸,搂在一起,抱在一块的欢笑,但如今伙伴们已远去,也许从此再也无法联系。说到这里,兰儿垂下了头。

  兰儿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想马上到上海做第二次手术,想找个新的学校去上学,想能与男生交朋友。但“他”也知道,家里还没钱让“他”变得跟弟弟一样。

  14岁的兰儿脸上挂着成人的忧虑,一头撞进家门的弟弟还不习惯改口,大声喊着:“姐姐!姐姐!我回来啦!”

  3 上海医生:手术后,他可以成为真正的男孩

   将为兰儿实施第二次手术的上海新华医院泌尿科主任陈方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称:“现在这个孩子可以进行第二次手术,做完手术后,他将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孩。”陈方介绍说,兰儿的男性器官都是健康的,可以肯定,手术后,他可以结婚,甚至不会影响以后生育后代。

  但陈方也深知兰儿家庭的困难,“他们家穷,1万多块钱的手术费对他们来说已是天文数字。但不能因为这,就断送了孩子一生啊!”陈方言语关切,除了他自己在想方设法为孩子筹措费用外,他也希望社会上的热心人能一起来帮助这个孩子,救救“他”的一生。

选稿:顾卓丹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申延宾
相关新闻|news
·成人用品取名赶潮流 法律界人士称此举涉嫌违法  2006年8月13日 02:39
·成人展:20分钟真人秀>1天性文物展[组图]  2006年8月14日 18:46
·成人展遇"冷" 主办方预计6万人参展实际人数只有3万  2006年8月14日 02:22
·成人用品商标热衷傍大款 "超级女声"、"宝马"纷纷亮相  2006年8月14日 01:57
·第三届成人用品展开幕 禁止未成年人入内引起质疑  2006年8月11日 13:11
·"成人用品"店傍着小学开 专家呼吁应对选址加以限定  2006年8月11日 02:06
·礼仪小姐着装暴露引热议:展会打"色"牌 人戴有"色"镜  2006年8月9日 13:49
·争议:嘉年华派对穿泳装免费 会展礼仪小姐量胸围招聘  2006年8月8日 09:17

  • 36.8℃ 申城昨日创今夏最高气温
  • 沪公寓类住宅成交量下跌
  • 上海病假工资最低标准提至600元
  • 办理上海居住证可享哪些待遇
  • 检察机关:警惕诈骗3大陷阱
  • "智能"电脑病毒难清除

  • 上海新娘抢购苏州婚纱
  • 土家烧饼店有了"拷贝"版 香酥牛肉饼店能火多久?
  • 本届成人展遇"冷"收场 安全套"十元一大堆"
  • 2010上海将成第6大时尚之都 顶级服装品牌7成落沪
  • 上网购书无端成"赖账者" 明明没签收账户却被划款
  • 碧海金沙防晒用品告急 八千人"抢用"千余遮阳伞
  • 换下校服中学生"胸口成脏" "脏话衫"流行酷中有忧

  • 大火"逼迫"永乐谢客
  • 过半大学生默许"自我贬值" 为获岗位"零工资就业"
  • 醉酒女子无处停车 高档轿车被敲高跟鞋印
  • 网络购物泄露电话 快递员借机敲诈买家
  • 足浴店卖淫房东"擅自"收房 法院判决房东有解除权
  • 熟背古诗千首女孩想创记录 专家质疑家长教育方式
  • 市民热衷打球自由挥拍易伤人 公园打球遇管理两难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