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声音  文汇视点  新民关注  晨报视野  电视聚焦  电台快报  晚报看点  东早都市  青年焦点  劳动民生 
>>晨报视野
请选择背景颜色      
东方路站一年封存 感受记忆的最后 一班地铁
[我要留言] 选稿:王飞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李艳秋 李欣欣 王昱星 2005-10-22 3:54:40
  也许地铁是一个情感驿站,轨道在地下延伸,幸福也一直在延续———至少对程瑞安和她的丈夫是这样;也许地铁是城市的梦想,被赋予、承载了许多文化与情感……

  昨晚的最后一班地铁,乘客不多,坐在冷清的车厢里,不由得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23:21,最后一班地铁停靠在东方路站,诺大的车站,只有2名乘客下车,在某酒店工作的袁晨荣就是其中一位。“乘地铁上班2年多了,22日封站后,只有改乘隧道四线了。”袁晨荣说。

  地铁好似城市发展的音符,在这座快节奏的大都市中,人们的步履永远匆匆,在这些跳跃的音符上流动。每一首曲子都有高亢、低调、悠长、短促的旋律,东方路站封站前,曾是浦东最重要的音符之一,只是今天,变成了一个暂时的休止符。

  当然,这只是暂时。

  地铁上班族:面临习惯变更

  城市
的地铁就像“周渔的火车”,承载着许许多多年轻人的梦想和心愿,城市的地铁在每一个不同的站台停靠,在不同的地方将每一个有梦的人轻轻放下。而东方路地铁站之于程瑞安来说,就好像“周渔上火车”的地方。

  三四年前,程瑞安的丈夫———当时还是男朋友,在东方路站附近的公司上班,每天黄昏时分,程瑞安都到男朋友的公司里去找他,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地铁站去乘车,宽敞安静的马路映着斜阳,斑驳的树影轻轻摇曳,短短的一段路,蕴出幸福甜蜜的时光。后来丈夫换了工作,这段路也留在了美好的记忆中。得知东方路站要封站,这段往事在程瑞安的记忆中一下子被触动了。

  有一天晚上,李小姐从东方路站地铁口出来,发现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冷嗖嗖的,实在不想往雨里冲,就转身走进了旁边一家豆浆店,那晚热烘烘的豆浆和馄饨格外香甜,从来没觉得有这么美味。无数次乘地铁,无数次走进豆浆店,只有那晚的暖意,时时回味。现在,得知东方路站要封站一年,豆浆店也关了。她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淡淡失落,但还是祝福一年后的东方路站”。

  “新上海人”———来自法国的Charnal已经坐了整整一年多的地铁,每天塞着耳机从东方路站出发去公司早已成为习惯:“就像你丢掉一种习惯一样,一开始会感觉不那么自然。”他的住处在东方路与上海科技馆站之间,所以下周开始,他会选择先骑车到上海科技馆站,再乘地铁前往公司,“换一下上班的路线,也不错。”

  昨天下午,必胜客宅急送的当班经理夏捷从店堂内望着窗外匆忙的人流。地铁站22日就要拉下卷帘门,还好他们的商业模式是值得庆幸的———香喷喷的匹萨饼送到你府上。除了极少数熟客经过店堂购买外带之外,绝大多数人已经习惯通过统一的外送电话预定,因此地铁封站带来的干扰,估计不会很大。

  同一时间,弘策房产的物业顾问刘念也在筹划着投放报纸和网络房产的新广告。“世纪联华、好美家的存在必定能保证相当数量的流动人口,周边仍然集聚相当数量的居民和写字楼”,虽然生意肯定会受到一定影响,总期盼那不会很大。

  地铁司机:暂时“消失”的站台

  是谁将“执掌”昨晚停经东方路站的最后一班地铁?在一个叫作“运转值班室”的地方,记者提出这个问题后立刻得到了玄妙的答案:“需要排列、计算和推测,而且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

  地铁运行,每刻在变,也许有时会晚点几秒钟,也许前面一辆车运行中出了点小故障,或者隧道里有异物需要处理……小意外累积的结果,是把原先的排班依次打乱。

  答案在最后一刻揭晓:陈科西,他驾驶了昨天最后一班停靠东方路站的地铁列车。

  钥匙环上,沉甸甸的三把德国进口原装钥匙:两把电客钥匙,一把形制奇特的方孔钥匙———每结束一次旅程,年轻的地铁司机交出钥匙给下一人,去“运转值班室”休息几分钟,紧接着继续接下一个人的班。这个职业在上海太紧缺了,他们帅气的脸上都有着疲惫。每一刻都有人进出———全上海还很少能在同一时间、地点见到这么多从事这个稀罕职业的人,真叫人兴奋万分。

  黑色赛道、极速狂飙……试着站在地铁驾驶室的操控台前,会让人有这样的错觉。“地下铁路的隧道有直道、有弯道,比如人民广场站到石门一路站是个弧度挺大的弯道,而从东方路站到上海科技馆站是少见的直道”,载着千余人的车厢呼啸而过,穿越漆黑的隧道驶向一个又一个站台,地铁司机的角色可也是重任在肩的吧!很难想象,每一天的运行需要26名司机轮流换班。

  3位女站长:6年的多味记忆

  这一刻终于来了。昨天23时21分,47岁的邵珍惠目送着最后一班停经东方路站的地铁呼啸而去,转身在《值班站长日志》的运营情况一栏中写下了“正常”。

  这个镜头不会因此而定格。不同于大多数人的想象,这不是封站前的休止符。事实上,今天封站后,东方路站值班站长邵珍惠和其他几名员工仍将继续留守在这个被外人看来如此神秘的“地下城堡”内,凭特殊的出入证照常上班,只不过上班的时间,再也不用赶在头班车之前了。

  打桩机震耳欲聋的巨响,已经迫不及待地在车辆控制室的旁边响起,令她与记者的每一句对话都像是声嘶力竭的呼唤:“人都是有惯性的,不到最后一天封站、不肯放弃最后一次在东方路站搭乘地铁的便利。”监控电视的画面上,一直忙碌地出现新乘客的面孔,尽管大家都知道,周六早上开始,这个站头将一年不再上下客。

  实习的职校小伙子来道别,打扫清洁的阿姨要转到东昌路站去“支援”也来说再见,连更衣箱柜子也要挪窝了,赶紧再掸一掸灰……淡淡的离愁别绪很快在车站办公室里弥漫开来。

  施工人员的动作真快,车辆控制室前方的吊顶已被拆除,裸露出建筑的内在结构———黑黝黝的管道和各种部件,森然不见顶,令邵珍惠不禁开玩笑地说:“22日是不是考虑向施工单位借顶安全帽来戴戴。”钻进一个大工地的底下上班———这似乎带点魔幻主义的色彩,只有在这种超级大城市中才能实现的小男孩式的梦想。

  从1999年10月地铁二号线开通到现在,整整6年了。人们也许很难回忆起,最早运营的时候,地铁二号线曾出售过5元一张的观光票,而且每列车之间间隔达70分钟!曾经,为了增强地铁的吸引力,从河南路站过江到东方路站只需区区1元钱!或许正是从那时起,东方路站逐渐开始演变成上班族的聚集地和人流量最可观的站头之一。

  封站,让乘地铁的惯性“哧溜”打住。由3个值班女站长“统领”的东方路地铁站,或许将封存一段最温暖的回忆……

  规划图:四线换乘的憧憬

  拆迁、整修、重建……大都市的人们可能大多已学会平静面对“离别”,因为城市的性格就是向前看的。即使整个站台即将变成一个热火朝天的硕大工地,他们也仍然貌似无动于衷。也许今后的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他们会在上下班途中记起这个告别的时刻。但终有一天,在新的车站累积起新的记忆将代替这一切。人们习惯于喜新厌旧,即使一年后,东方路焕然一新的面貌也会彻底将现在的一切覆盖,人们会把新的惊喜、新的赞美奉献给它。

  它的新名字,可能会叫作“世纪大道换乘枢纽”。到2009年,将有整整4条轨道交通线在此相交换乘:轨道交通2号线东方路站、4号线张杨路站、6号线世纪大道站以及9号线东方路站。未来4条轨道交通线同时在东方路站换乘的胜景这两天已经被制作成效果图,贴在东方路站2号口和3号口,似乎是给乘客的一种安慰和希望———因为塞给乘客的宣传单里说得明明白白:封站的日期,一直要到2006年10月21日结束。

  从效果图上看,3条地铁线是平行的,另外一条与它们垂直,它呈“卅”字形布局。就像我们所期盼的最便捷的换乘方式那样,“走到对面就能换一部地铁”,不用再穿过长长的廊道,而只需搭乘自动扶梯。据说,这将是本市基本路网中唯一的一个四线换乘枢纽。由于选了东方路站成为换乘中心,它的“触角”将远到松江、大木桥路、蓝村路甚至未来可能到崇明———申城的地下交通枢纽“皇后”之称,应该当之无愧吧。

  效果图前,每天都有人驻足细看。“到时候换乘还是很方便的———就是图画得不咋的。”端详了半天,在制图公司工作的王小姐下了如此结论。住在东方路旁边的她想法更另类:封站后,每天骑单车到十六铺摆渡上班。

  封站以后,最寂寞的,还是那空无一人的站台吧!人们会想办法从别的站台上车或者改乘公交车,乃至搬一个住处。而这个站台只能隔着车窗和我们相望……

  昨天的东方路站,已经颇有些黯然。零散撤去的灯箱广告、闭门已久的大小商铺,或者是车站内不断回响的某出站口关闭的告示,无不散发着落寞的味道。来往的轨道上,列车仍旧按着不变的速度和频率,一班班毫无眷恋地疾驰而过,偶尔在此站候车的人们带着都市人惯常的疲倦和灰扑扑的表情来去匆匆,又或在列车关门的警示音中带着万幸的神色挤进车门,并没有特别感受到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在那里进行那样的“冲刺”。

  一年的等候:为下一次开启

  因为讨厌地面上接二连三的红灯和时不时的拥堵,我们中的很多人选择了钻到地面下去乘车,这里冬暖夏凉,而且有着不一样的风景。越来越多的人爱上这种游戏,地铁周边的楼盘价格直线上窜,居住在地铁周边的人越来越多,于是更多的地铁被规划、建造。当然,等待每一条新线的竣工是漫长的,因为工人必须钻到地下去施工;结果是惊喜的,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从中受益。

  据说巴黎的地铁是最艺术的,有个精美壁画的站台早在1970年被列入国家一级古迹。斯德哥尔摩的地铁是最酷的,人们要乘扶梯入地很深,突然会变得很冷,有种“地心游记”的感觉。而上海的地铁网络……大概是最庞大的,因为那是在这样一片古老的土地上兴起的这样一个大城市,地铁也会有那样一种喜庆热闹的味道在里面。东方路,就是个很好的例证,尽管那需要我们等待,整整一年的等待。

  不过,一年的等待和守候,是为了下一次的开启,不是么?

【关闭窗口】 【回到首页】 【打印】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花木兰》演员排练纪实
  • 私人飞机提前退场 好奇市民扑空顶级私人物品展
  • 上海严密监控流感禽流感 市民不要过度恐慌
  • 工业园区马路12米宽足够 五年可"省"出六个静安区
  • 2050年上海老人数将骤增 中青年人应提前"防老"
  • "星辉"向香港法院提出诉讼 黄圣依做好准备赔钱
  • 一刹车大巴"越轨"撞大巴 车辆面目全非多人受轻伤

  • 时尚母子瑜伽秀
  • 玩出花头:上海最浪漫的爱情角落
  • 海上迷情:我为他来上海他却换了门锁
  • 塑身养颜:体验DIY十招 黑头毛孔bye
  • 修身秘语:减肥革命从辣鸡翅下手[图]
  • 时尚后街:D&J原木中的经典韵味[图]
  • 时尚后街:全智贤养眼秋装照[组图]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