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声音  文汇视点  新民关注  晨报视野  电视聚焦  电台快报  晚报看点  东早都市  青年焦点  劳动民生 
>>晨报视野
请选择背景颜色      
爱了,改了,又错了
[我要留言] 选稿:蒋琳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玲 2005-11-10 8:01:26
  ●和第一个女友相处时,他对她看得很紧,一有不满就向她发脾气,最后吵吵闹闹地分了手。

  ●交了第二个女友,他想吸取教训。他跳槽后一度消沉,她善解人意地让他别为她花太多时间。

  ●于是他既不管束她,也不经常陪她。然而有一天她提出分手,原因是觉得他根本不在乎她……

  凌正刚刚结束了一段感情,处于情绪低谷。他说,这次感情的失败和前一次密切相关,原以为自己从中吸取了教训,吃一堑长一智,没想到老办法解决不了新问题。他的叙述,从三年前的那段感情说起。

  吵架,我在“享受”她在承受

  认识彦一是在大学里。我们都喜欢上网聊天,和彦一聊的时候,她说喜欢一个人沿着铁路走,最喜欢的文学作品是《红楼梦》。这个有点忧郁的女孩子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可能因为我自己也有些忧郁气质,感觉比较接近,我们
开始了网下接触,果然成了很好的朋友。

  但说起爱情,彦一好像很排斥,因为她父母不允许她在学校里谈恋爱。我们保持通信,她很喜欢这种朴素的联系方式,有的时候我们也打电话,她会和我说《红楼梦》,也会向我倾吐内心的不快乐。我们相处了四个多月,终于,她被我感动了,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但前提是不能往她家里打电话,不能让她父母知道。

  既然我喜欢了她,就认真地投入了。我想尽办法去关心她,时间长了,她的忧郁似乎少了,性格也开朗了很多。以前她从来不抬头正眼看人,渐渐地,她会注视我了。虽然我们都是学生,没有收入,但逛逛街,吃点小吃,就很开心了。

  有一次她身体不舒服,我把她带回家,我父母因此知道了她。那天她住在我家里。父母告诫我,喜欢她就对她好一点。我慢慢习惯了和她在一起,但因为我们都还没工作,婚嫁的事想等到以后再说。

  习惯了之后,我对感情就不像刚开始那么小心翼翼了。我知道要对她好,但我本身脾气并不好,有时总是管不住自己,常常为了小事和她争吵。有一次我得知她给一个男孩子送礼物,生气之余情绪非常激动,劈头盖脸一顿痛骂,把她都吓哭了。事后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对她,就向她道歉,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有段时间她功课比较忙,经常忘了给我打电话发消息,我很担心她,但不知怎么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责骂。几次下来,她说我把她看得太紧了。她告诉我,除了爱情还有别的感情,如父母亲情、友情,都是不能忽略的。我承认她说得都对,但我还是觉得她应该把我放在第一位,一有不满就骂她,骂得很凶。我属于来得快去得快的人,发火过了也就过了。我还认为,要说的话就赶紧说,有问题就赶紧解决,这对巩固感情没什么不好。我甚至觉得,两个人即使吵架也是开心的事情。结果我慢慢形成一种习惯,遇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大吵一通,然后再去向她道歉,因为我知道她是很容易原谅我的。我以为她也跟我一样享受着我们之间吵架的过程,但我没想到,我这样做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跟我在一起,她感觉压力很大,只能默默忍受。当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临近毕业,为了找工作,我们都很忙,见面少了,吵架也少了。

  她说分手是解脱

  我们先后找到了工作。她的单位离我家很远,为了见我,她一星期过来住一天,陪我父母一起吃个饭,周末还要回自己家去。她父母还不知道我们交往的事情,我俩打算有一点事业基础之后就去她家拜访。

  彦一工作很忙。因为她不是正式员工,所以希望自己做得好一点,早点熬出头。我对此没有太过在意。渐渐地,她每次到我家都很晚,说是和同事逛街去了。有一次她九点多才过来,然后要吃夜宵,我没有陪她一起去。她带上一张电话卡就走了。我留在家想想不对劲,跑出去找她,看到了我,正在电话亭的她马上挂了电话。我的火气一下子冒出来,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在我看来,电话不在家里打,肯定是有问题。晚上,我向她道歉,她说以后再不来我家了。我以为是气话,也没有在意。我还找机会翻看了她的手机,发现有几条短消息很是暧昧。

  第二天,我按照短消息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是个男的接的。我说我是她的男朋友,但对方口气强硬,坚决不肯退出,我们当即在电话里吵了起来。回过头来,我极力想挽回我和彦一的感情,但她不肯接受。她说,拒绝我并不是因为那个男孩子,而是她不想再和我在一起了。

  我不能接受,每天打电话给她,还让父母打电话劝她,买好早饭送到她单位,但这一切似乎都太晚了。她说和我在一起的两年半,她过得很累,我明明知道她父母不知道我们在交往,但每次我们有矛盾,我就威胁说要告诉她父母,使得她向我求饶。有几次我还故意打电话到她家,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也让她挨了骂。她不想继续承受下去,坚持要以分手来解脱。慌乱中,我想到了求助她的父母,就贸然去了她家。没想到事情一说开,她父母不仅对我生气,对她瞒着家里谈恋爱也很生气,事情越来越糟。

  分手的过程拖拖拉拉了两个多月,我彻底放弃了。同时结束的还有我的工作,因为几次三番的吵闹影响了工作,老总觉得我给单位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把我炒了。

  凌正说,他一向觉得彦一很温柔,没想到她会这么绝情。但他也承认,这一切全都是他的错,爱她却不懂好好对她。

  不“粘”她,还是失去了她

  和彦一分手后不久,我找了一份新工作。有次在网上聊天,我碰到了以前的同事天茵。因为本来就比较熟,我对她也没有避讳,把失恋的事都告诉了她。她是个热心的小姑娘,听了她几番劝解,我反倒鬼使神差地让她做我女朋友。见她答应了,我自私地想,开始一段新恋情对忘记过去是有帮助的。

  和天茵交往的第三天,我就把她带回家吃了顿饭,我知道父母还在担心我,想以实际行动证明我已经走出来了。但我心里很清楚,我暂时还没有忘记彦一。我俩逛街,来到曾和彦一起去过的地方,我想起以前的事情,低头不语,开朗的天茵还会劝我。这让我觉得很对不起她。但我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白天我和天茵在一起,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彦一的影子。

  天茵努力地帮我忘却。我看得出,她在认真地跟我恋爱,有时她会一大早买了早饭在我单位门口等我,让我很感动。我去接她下班,送她回去的时候她总要提前一站下车,她说这样可以多点时间陪我走走。她没有心计,有人追她的话她也会来跟我诉说。

  我明白我和彦一已经结束了,我要好好珍惜天茵。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彦一就是因为这个而离开我的,所以我决心改改脾气。彦一说过,不希望我管她太紧,要我留点空间给她,所以我告诫自己不要老“粘”住天茵。和天茵在一起,我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如果她有心事,我也不刨根问底,不想让她觉得我在管束她。

  那时候正好有个机会,我换了工作,两个人的单位远了。加上我要适应新环境,忙了很多,我和天茵不像起初那样天天见面了,我甚至连挂在网上和她聊天的时间也不多了。没多久,我就发现新单位根本不像我想象得那么好,收入比以前还低,失落的感觉一下子笼罩了我,我变得很消沉。

  天茵觉察到了我的情绪变化,就经常劝我。她主动让我不要去接送她,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一来是自己心情不好,二来客观条件也不允许,我就真的不去接她上下班了。每天我们用电话频繁联系,我知道她有低血糖的毛病,而且经常不按时吃饭,就不时地提醒她。看到窗外在下雨,我会打电话问她要不要我送伞给她。

  凌正摇摇头说,送伞这事,说过好几次,但一次也没有真的送过。“我休假的时候,早上五点多也去接过她上班,但细细数数,总共也只去过两次。”

  我们一起出去时,看到好玩的东西,我会想买给她,但她总是不要。她说我的钱以后要派用场,不要随便浪费。久而久之,我也就不再想到要买小礼物给她。我会在她没有手机卡或公交卡的时候帮她充值,我觉得这样也是对她好,并不用太讲究形式。

  有时她说要和同学出去玩,不用我陪。我尊重她的意见,从来不提要陪她去。我们曾经商量过要去普陀山玩,但因为时间问题也未能成行。

  几个月下来,我没有感觉这样相处有什么不对,但是难得和天茵见面的时候,我慢慢发现我们似乎不像刚开始那么热络了。习惯撒娇的她变得对我敬而远之,说话也怪怪的。我猛然想起了和彦一分手前的感觉,难道……

  果然,没过几天,天茵跟我提出分手,让我很吃惊。她说有人在追她,给她的感觉挺好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却没有这么好的感觉。也许是我太忧郁或是根本不在意她,否则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连花都没有送过她一次呢?我一听,很急也很后悔,提出要和她重新开始,我也可以认认真真再追她一次,好好和她在一起的。但她拒绝了。我还想争取,但当我再去找她时,她的反应已经很漠然了。几次努力不成,我才接受了又一次失恋的事实。

  失恋的人往往喜欢说“不适合”,我总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但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每每早上醒来,我总会想起以前的快乐时光,惆怅不已。

  父母也知道了我失恋的事,我不想再让他们担心,表面上仍然保持平静。天茵的生日就快到了,我又想起曾经答应她的普陀山之行,就找她提议一起去,但她委婉地拒绝了。

  原以为吃一堑长一智,没想到还是跌了跟头。回首这两段感情,感到爱情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这方面的学习也许是永无止境的。

  对彦一,对天茵,凌正都有很多话要说,最后,他想对两个人都说一声“对不起”。不管过去如何,他都祝福她们以后过得开心。真心希望这一次他确实感悟到了更多。
【关闭窗口】 【回到首页】 【打印】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Elite世界精英模特才艺秀
  • 4300万遗产分割起纷争 陈逸飞身后留下"豪门恩怨"
  • 上海综艺类节目大洗牌 《智力大冲浪》明年"退休"
  • 上海人日均看电视188分钟 沪语新闻节目将推出
  • 性教育课男女该不该分班 专家盼望学生坦然面对
  • 动物园天鹅湖是候鸟迁徙落点 饲养员"监视"不怠慢
  • 有人专捡闷死鸡做熟食续:闷死鸡一律无害化处理

  • 干燥季节眼睛保湿3部曲
  • 全家人支持卖婚房治尿毒症 安徽小伙上午受父捐肾
  • 考后孩子不敢让父母去家长会 文具店主代写请假条
  • 误喝大人杯中葡萄酒 六岁男孩醉傻脚伸火锅里"涮"
  • 埃及艳后的八款鸡蛋美容术
  • 美食DIY:简单易学奶酪火锅 巧做六种"有味"饭
  • 流行服饰:当季风景线 腰带多风采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